不朽 8.6分
读书笔记 脸4-5
Desperado
母亲通过婚姻,从家庭走向家庭,而父亲通过婚姻,从孤独走向孤独。

她心里想:当她有一天丑得使人不能忍受时,她要到花店里去买一株勿忘我。只要一株,细细的茎上一朵小花。她要把这株草举在面前走到街上去,眼睛紧盯着它,除了这点美丽的蓝色以外什么也看不到。这是她想保留的她已经不爱的世界的最后的形象。她就这样走到巴黎街上,大家很快就会认识她,孩子们会跟在她后面奔跑,嘲弄她,用石子扔她,全巴黎的人都会把她叫作:勿忘我疯女……

走在人行道和车流之间,她早已有经验了:从来没有人为她让过路。她觉得这就仿佛是她竭力所想粉碎的一种厄运:尽力勇往直前,不愿偏离,可是她总是做不到。在这种日常的、平庸的、力量的考验之中,失败的总是她。

仇恨的圈套,就在于它把我们和我们的敌手栓得太紧了,这就是战争的下流之处。

我不能恨他们,因为没有任何东西把我和他们连在一起,我们毫无共同之处。
0
《不朽》的全部笔记 36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