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8.8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十九章
信风
然后,他把自己让斯特里克兰搬走的事,又说了一遍。他选择了恰当的时机,尽量让自己的话听着不是那么有意,但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本来想说得爽快友好,但还是流露出了极度怨恨。他没想到自己一说,斯特里克兰一口答应,而且立马收拾东西;但首先,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妻子也决定和斯特里克兰一起走。看得出,他非常希望自己继续忍耐下去,他宁要嫉妒的煎熬,也不要分离的痛苦。
“我想杀了他,结果却让自己出那么大丑。”
他沉默良久,终于说出了我以为的心里话。
“如果我再等等,或许就没事儿了,我真不该这么急躁。哎,可怜的姑娘,为什么要我逼他走啊?”
我耸了耸肩,但没说话,我对布兰奇·斯特洛夫一点儿也不同情,但我知道,如果我把联想到的实情告诉德克,只会让他更难过。

对于眼下的状况,他似乎束手无策,也无计可施。我让他去睡觉,他说睡不着;他想出去走走,直到天亮。很显然他无处可去,我劝他留下过夜,睡我床上,我客厅有一张长沙发,我可以睡那儿。他已经有气无力,无法拒绝我的好意,我给他服了足够剂量的佛罗那,好让他昏昏沉沉睡几个小时。我想我爱莫能助,只能如此了。

看到斯特洛夫的妻子抛弃了他爱上了斯特里克兰,我竟然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相比较于女人,斯特洛夫前半生失败的体现更多的是在这个刻薄的英国人身上。终于有理由让他光明正大地——我是说让他打心底的、不带半分悔意的——和这个脾气古怪的英国人绝交,我想这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当然,于斯特洛夫个人而言的正确。至于斯特克里夫,我仍旧相信,相信他有着足够的魅力等待读者去挖掘品析。

0
《月亮与六便士》的全部笔记 5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