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种孤单 8.4分
读书笔记 当过大队干部的道士
之龢
  道观也会随着时代发展,先是通了电,后来有了电视,现在每人都有手机。住在道观,一人一间房,吃集体大伙、素食,想喝酒吃肉,自己下山去买。观里收入主要是香客功德箱捐款,每天少则四五百,多则上千,统一上账,购买必需的生活品,剩下的钱按职位、进观年龄分发,我最少的一个月发了二百,最多拿一千多,大部分拿去喝酒、吃肉、抽烟了,反正就是一个人过,钱留着也没用。下山做法事,一场二小时,收入道长拿百分之三十,剩下平分,观上做法事,钱统一入公,法事做得少,一年分不到几个钱。
1997年,观里的道士允许结婚了。我没动那念头,我走了这一步,求的就是自静,要动那念头,我干嘛要上道观?2012年腊月,我烤火煤气中毒,突发脑溢血,观里把我送进医院救治。病好后,身子不如以前,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道观是个神圣的地方,给了我二十年的清静,我不想拖累道观,申请进了郧西县社会福利院。
  虽然离开了悬鼓观,我有时间就会回去看看。城里有些亲戚,可是我不愿意走动。现在年龄大了,一些事情想得更明白了,还是清静最好。有时候,在福利院听到悬鼓观响起的钟声,我就走到院子外面,远远眺望着悬鼓观,一个人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站很长很长时间。
0
《五十四种孤单》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