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种孤单 8.4分
读书笔记 睡了几十年山庙的唱戏人
之龢
  李云凤之后,我死了一段时间的心。班里有个旦角,艺名叫小莫子,她姐王英经常来听戏,人长得水灵,眼睛水汪汪的,嗓音甜甜的,一点都不像乡下女人那样粗声大气。有一次唱戏退场,发现衣服没见了,我一问,别人都嘿嘿笑。小莫子说:‘我姐在河边给你洗呢,还不去看看?’我跑到河边,从王英手里抢过湿漉漉的衣服,转身就跑,王英在后面喊叫,我一句不应,大家说我是个怪人。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抱着王英洗的衣服,自言自语:‘人家就像天上的仙女,我是戏子,耽误了小凤儿还不够吗?’
  我们戏班子走村串巷,唱哪住哪。一天,上官村张姐男人不在家,请我去给她家修炕,那晚我没回戏班,那年我三十岁。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很难堵得住,在婆娘多的场合,唱戏格外卖力,一来二去也有了几个相好的,时间有长有短,最长的一次是三个月,她男人贩卖山货回来了。也有女人愿意跟我,有寡妇,也有黄花闺女,不是我不愿娶,我哪敢娶啊?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除了唱戏啥都不会,只能挣点口粮糊口,拿什么养人家?算命的时候,有些钱了,可年纪已大,没精力了,也没心思找了。一辈子快过完了,回过头来还是一个人。
0
《五十四种孤单》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