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7.2分
读书笔记 群体的观点和信念
Alfendo

一、积蓄因素而即时因素,积蓄因素,是指能使群体接受某些信念,并难以接受其他信念的一些影响因素,包括著哲学家的著作,贵族的横征暴敛,以及科学思想的进步及时因素包括,民众的情绪,被演说家的演讲,宫廷党对改革的抵抗等一系列即时因素所激怒。

下面我们将对两种不同的因素进行探讨,一种族它本身的重要性远高于其他因素,种族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任何要素狭狭的种族之间传承,都必须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二、传统传统代表着过去的观念需要和感情,他是种族综合作用的产物,并对我们发挥巨大的影响,没有传统文明不可能是不可能的,没有对这些传统的破坏,进步是不可能的。

三时间,具体而言,群体的观点和信念是由时间所孕育出来的,是政治制度,在某一时刻对一个民族有益的制度,对另一个民族也许有害,进一步说,一个民族并没有真正改变自己,这种能力,以暴力改革革命为代价,可以改变制度的名称,却不能改变制度的本质。名称只不过是没有的标签,历史学家做过深入研究,几乎不需要留意他们。正因为如此,英国作为世界上最为民主的国家,仍处于君主立宪制的统治下,而那些自称实行共和制的西班牙美洲共和国,却常觉得实行着最具压迫的专制主义,决定各民族命运的是他们的性格,而不是他们的政府,在前一本书,我曾通过一个典型的案例进行分析。支配民族的是他们的性格与民族性格不匹配的任何制度模式,只不过是借来的外衣,是一种暂时的修饰罢了。

无制度与教育受过教育的罪犯和文盲罪犯的比率分别是3000:1000,在50年的时间里,每10万居民中罪犯的人数从227上升到552季,增长了143/100,他和同事注意到年轻人犯罪率增加,,他犯了一个基本的心理学错误,认为智力可以通过一心学好教科书来提高,一个年轻人只能死记硬背的书本知识,他的判断力和主个人主观主动性从来都派不上用场,教育对于他来说就是背诵和服从但是这种教育体系的危险要比这严重的多,他是服从他的人,强烈的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并且极力摆脱,工人,不在就工人,农民不再当农民,而大多数地位卑微的中产阶级,除了吃国家公务员这碗饭以外,不想让他的子女从事任何别的职业,

国家用教科书制造出这么多有文凭的人,却只能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从而使另一些人无事可做,结果他养活的前者,却把剩下没有得到职业的人变成了国家的敌人从社会心理社会金字塔最底层到最高层,从卑微的职员到教授和长官,大量吹嘘自己文凭的人,因为找不到工作而困扰商人,想找一个可以代替他处理殖民地生意的代理人,难上加难,成千上万的人却在谋求最平庸政府差事,可以说,掌握一些派不上用场的知识,也是让人造反的不二法门,一些国家给青年人什么教育,就能知道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二章,影响群体观点和信念的即时因素

一、词语与失形象和客套词语的威力与它们所唤醒的形象有关,同时又独立于它们的真实含义含义最不明确的词语,有时反而影响最大,例如:民主、社会主义、平等、自由等,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即使一大堆宗卷,无法确定它们的含义,但这几个词却朗朗上口,有着神奇的魔力,他们似乎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说理和论证,敌不过某些词语和套话,他们以一种庄严的姿态出现在群众的面前。

当群体因为政治动荡或信仰变化,而对某些词语唤起的形象十分反感,是一些真正的政治家要做的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在不损害物体本身,的同时改换,说法,因为事实本是由于与传统结构紧密联系,往往无法轻易改变用新的名称取代那些会让民众产生不良印象的词语,因为新词的新鲜感能够防止这些理想,比如地租变成土地税,延付变成盐水,摇一变成间接摊派,商号和行会的款,税款变成了执照费,诸如此类.

政治家最基本的一项任务就是变换,没有人感兴趣,民众已经不能容忍其旧名称的词名称的威力如此之大,以至于选择得当,才能让面目可憎的事物改头换面,被民众所接受,统治者的艺术,就像律师的变数一样,首先在于如何遣词造句。

二、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幻想,于是他们便会如飞蛾扑火般,本能的趋向那些迎合他们需求的,巧舌如簧者,三经验,通常一代人的经验对于下一代往往没有多少用处,这就是被引经据典的历史事实达不到目的的原因,是理性又让群体,相信一些事情,首先要深刻觉察群体那些被激起的感情,并且装出自己也有这种感情,然后以很通俗的组合方式,用一些非常著名的暗示性概念去改变群体的看法,这样才能够,如果有必要的话,再回到最初提到的观点上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慢慢探明,引起某些说法的感情。

第三章,群体领袖及其说服手法,群体的领袖,领袖在一开始往往都是被领导者,他本身首先要被某种思想所迷惑,进而才能成为这种思想的拥护者,群体最渴望的不是自由,而是被奴役,领袖的行为方式,当领袖打算在现代各种社会学伦理框架下,用观点和概念来影响群体的头脑时,他们会借助各种不同的手段,其中三种最重要,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

二、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断和证据,是让某种观点深入人心最可靠的办法,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越缺乏证据越有威力,但如果不经过不断的重复,往往相同的措辞重复断言,不会对他人产生中,真正的影响,群体的观点和信念会因为传染,而不是推理得到普及。

三声望,最大的声望是属于死人的,也就是那些我们不再惧怕的人,例如亚历山大,凯萨姆哈姆德和佛陀,声望是一切权力的主因,不管神明国王还是美女,缺了声望一概没戏,获得声望和个人本身的声望,声望,来自于称号,财富和名声,它和个人的声望是相互独立的,相反个人本身的声望基本上一个人特有的,他可以和名声,荣誉,财富共存,或由这些得到加强,不过没有这些东西,他也还能存在,声望本身会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麻痹我们的判断力,群体,就像个人一样,在任何问题上总是需要现成的观点及其观点的流行与他们的对错完全没关,他们只收声望的影响而已,声望一旦失去成功这一基础,便会在很短的时间消失,能够长期保持声望的神与人,绝对不许别人对他进行任何的争论,要得到民众的信仰,就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第四章,群体的信念和观点的变化局限性

一、牢固的信念,我们有伟大而持久的信念,这些信念数百年保持不变,整个文明也许也就以它为基础,一些短暂且易变的观念,他们通常来自于一个普通的观点,每个时期都有生有灭,革命也只能对信念,对人们的头脑几乎完全失去控制理财,才能起到作用,革命的开始其实就是一种信念的终极,最后,当信念最终完全失去,力量是建立在其上的,一切也会很快走向衰亡,迄今为止,一个民族如果无法马上改变文明的所有要素,就无法改变自己的信念,这个民族会继续着这一转变的过程,保持一种无政府状态,直到停下脚步,接受一种新的普遍信念为止,普遍信念是文明不可缺少的,中流砥柱,他的决定者,各种思想的,请向他们自身,有激发信念,并让人形成责任意识,

二、群体观点的多变性,一切与民族的普遍观念和情感相反的东西都没有持久力,逆行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又回到主河道上,报纸则变成呈现观点的工具,群体的观点越来越倾向于变成政治的最高指导原则,多变的群体冲动的支配',由于缺乏观点引导观点的力量,再加上普遍信仰的缺失,最终的结果是任何事情都存在严重的分歧,公众对跟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东西越来越漠然,像社会主义这样的思想只能在没文化的阶层的功能,能够得势,如矿工厂工,中产阶级的下层或成员,以及受过一些教育的工人,不是变成彻底的怀疑者,就是观点摇摆不定

0
《乌合之众》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