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玫瑰 7.7分
读书笔记 投资札记之三之四之五
董事宝
理论上说企业价值等于企业未来现金流量的折现值,如果属于自然物理意义上的,这种确定性容易把握,但企业生长在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的变化中,单就经济环境而言,竞争对手的行为、管理决策的行为、运营效率的高低都会随机影响企业的“未来”。折现率也会随各种风险状态和经济环境处在不断的变化中。“未来”和折现率的不确定性及不可预知性,某种意义上决定了企业价值本身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我们可以通过强调安全边际(股价与企业内在价值的差距,巴菲特强调至少要有25%的安全边际),来规避其缺乏的确定性,较大的安全边际空间能帮助我们应对岁月的变迁,但安全边际也必须要经得起时间的磨损。
罗斯福总统曾说过:“最佳总裁是这样一个人,他精心选用一些优秀人才做他想要完成的工作,并约束自己,避免干预他们的工作。”
许多投资者在计算他们的财富时,记忆永远停留在他们曾经达到的最辉煌的那一刻,常将某一天的最高市值视为已到手的收益,然后以那一刻的市值来计算的得失。结果,变化的市值与最高市值相比,难免心态失衡。投资应该超越这种“财富观”。过去的市值包括买入价格等都属于“沉没成本”。
大部分的人永远都无法保持理性,更不用说专注于长期目标,有耐性、制定计划并确实执行。听消息者、“只争朝夕”的人根本不可能相信,还有脚踏实地打败市场这样的事。
西方有一句谚语:要为长期而买进!时间是最有价值的资产,我们今天所买入的股票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还是整个家族的。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子孙担负起此刻的职责。
就赚钱而言,偶的富裕的小捷径有,但成就伟业还需大智慧。
我们认为,过度追求当期估值上的保障和回报,忽略企业成长所带来的回报和保障,实为买椟还珠,是舍本逐末的行为。当然,如果为大企业的估值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比如兑现了未来5年的业绩成长,是投资的隐含回报率远远低于其他机会成本,乃至现金的成本,我们就没有理由继续持有该仓位了。

0
《时间的玫瑰》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