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羁 8.3分
读书笔记 第259页
悠然

代间的关系一举颠倒了。青年人现在处于支配地位,而且用“一种冷淡的傲慢”来表达他们的优越性。在希特勒夺取政权以后,这种傲慢对新的政权来说是有用的:既然“青年人的时刻”已经来临,很多希特勒青年大起胆子回敬“自由资本主义的伪善”。他们以一种“啤酒瓶战役”的方式扰乱学校生活、打破给他们低分的老师的窗户、帮助在小学和中学里发动清洗社会党人和共产党人的运动。

纳粹教育的方针很简单,他们仇视理性,怀疑之时。每个青年人都被反复灌输对元首的个人崇拜以及“人民共同体”推崇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种族政策,认为雅利安人种是“文化的缔造者”,他们仇恨犹太人,因为他们是“文化的毁灭者”。

在这种颠覆一切的政策指导下,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变得混乱了。梅利塔·玛舒曼不得不秘密的加入德意志少女联合会,因为他的父母不同意。持异议的或慎重的父母可能还会暂时阻止孩子加入希特勒青年团,但是总的来说加入这个团体才是大势所趋。如果父母不让孩子加入希特勒青年团,他们可能会被罚款甚至面临监禁。一些孩子甚至被带离其父母身边,因为这些父母“政治上不可靠”——这个罪名也加在那些帮助犹太人的人身上。

对付不参加青年团的人还有另外一个强大武器,那就是排斥,这个方法简单可行,因为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必须一直穿着制服。落后分子受到同龄人的捉弄、老师的侮辱,如果是成年人还要接受惩罚:例如,希特勒青年团的团员身份对教师或公务员来说是必须的。如果孩子不参加青年团,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得到晋升。更顽强抵抗的一些人由希特勒青年团专属的警察力量来对付,所谓的专属警察力量就是建于1934年7月来监管青少年违法、犯罪和无纪律行为的巡逻队。

这一结构的中心就是元首本人,对很多人来说他取代了生父的地位。

持不同政见即使不足以致命的话,至少也是困难的。根据一个成功拒绝加入德意志少女联合会的德国青年卡玛·劳胡特所说,“这就像你在一张蜘蛛网上,即使你在某个地方震动一下并不真正发出声音的话,蜘蛛也总是能注意到。人们会说,‘嘿!你可以逃啊。’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只能抵抗。到处是令人恐怖的折磨,同时也是对你整个家庭的折磨,还有死亡和集中营。我们都不是英雄,我们害怕得尿湿的裤子。不是所有人一生下来就有英雄气概的。”

0
《青春无羁》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