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流浪者 8.5分
读书笔记 语录
夜鸮

91."贾菲,我要向你致敬。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小猫和最了不起的人。上帝可以为证,我说的是真话。我真高兴可以从你身上学到那么多。这个地方也让我感到敬虔,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是个常祷告的人,但你知道我用的是什幺样的祷告词吗?" "什么样的?" "祷告的时候,我会坐下来,在脑子里把我的所有朋友、亲戚和仇人一个接一个想一遍。我想他们的时候不会带着任何的情绪,不会有爱憎、愤怒或感激,什幺都不会有,就只是单纯的想着他们的样子和说类似以下的话:'贾菲·赖德,他同样是空,同样值得我爱,也同样具有佛性。'接下来再想另一个人和为他祷告:'大卫·塞尔兹尼克,他同样是空,同样值得我爱,也同样具有佛性。'当然,我并不会真的把他们的名字说出来。当我念到'同样都有佛性'"这句话时,我就会想到他们的眼睛,就像你盯着莫利眼镜后面的蓝眼睛一样。'同样都有佛性"这句话就是自自然然会让我想到他们的眼睛,而当你想着他们的眼睛时,你就会突然看到他们的佛性,即使对方是你的仇人也是一样。"

94.终有一天,某种永恒的东西会从银河向我们那被未被幻象遮蔽的眼睛开启的,朋友。我很想把这一切想法告诉贾菲,但我又知道,说与不说都是没有分别的,何况,即使我不说,他也一样会知道。金黄色的山脉依旧默默无言。

127.“有人问大梅禅师佛教的精义何在,他回答说是风中的落花,是摇曳的杨柳,是竹针,是亚麻线。换言之就是忘形狂喜,心的忘形狂喜。

128.“我最近在读惠特曼的诗,知道他说过什幺吗?他说:‘奴隶们欢呼起来吧,好把外国的暴君吓个半死。’想想看,如果整个世界到处都是背着背包的流浪漠,都是拒绝为消费而活的'达摩流浪者'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现代人为了买得起像冰箱、电视、汽车(最少是新款汽车)和其它他们并不是真正需要的垃圾而做牛做马,让自己被监禁在一个工作-生产-消费-工作-生产-消费 的系统里,真是可怜复可叹。你们知道吗,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景,我期待着一场伟大的背包革命的诞生。届时,将有数以千计甚至数以百万计的美国青年,背着 背包,在全国各地流浪,他们会爬到高山上去祷告,会逗小孩子开心,会取悦老人家,会让年轻女孩爽快,会让老女孩更爽快。他们全都是禅疯子,会写一些突然想到、莫名其妙的诗,会把永恒自由的意象带给所有的人和所有的生灵,就像你们两个一样,雷蒙,艾瓦。这也是我会那幺喜欢你们的原因。”

136.如果你曾经在晚上走过市郊住宅区的街道,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每天到了晚上,市郊住宅区马路两旁房子,就会流泻出黄色的灯光,而每户人家的客厅里,都莫不亮着一个蓝色的小框框:人人都在看电视,而且看的很可能是同一个电视节目。没有人交谈,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狗会向你吠叫,因为你是用人腿走过而不是用车轮经过。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吗?当全世界的人都以同样的方式思考事情的时候,禅疯子却用他们沾满尘垢的嘴唇放声大笑。对于那一百万双又一百万双盯着"大独眼"看的眼睛,我不想苛责些什么,因为只要他们是在盯着"大独眼"看,那就对谁都不会有危害性。不过贾菲可不是这样的人……我仿佛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年之后,他背着个胀鼓鼓的背包走过市郊住宅区的样子,我看到他正在苦苦思索着些什么,而他的思想,是那里唯一未被电视所同化的思想。至于我自己,也有我苦苦思索的问题,这个问题,被我写入了我那首"大师兄"诗的最后一段:“是谁开了这个残忍的玩笑,让人们不得不像老鼠一样,在旷野上疲于奔命?蒙大拿瘦子比手画脚,问正坐在狮穴里的大师兄,'难道上帝已经疯了不成?难道他就像个印第安无赖一样,是个反反复复的给予者?他给了你一片菜园,却又让土变硬变干,然后引来大洪水,让你一切的血汗白流。求求你告诉我答案,大师兄,不要含糊其词:到底这个恶作剧是谁所主使,而这场永恒戏剧又何以会如此刻薄小气。到底,这一切的荒谬情节,其意义何在?'"我想,答案说不定可以在“达摩流浪者”的身上找到。

180.有一天,当我吃过晚饭,在寒冷、风大而漆黑的院子里踱步时,一阵巨大的沮丧突如其来把我攫住。我整个人倒到地上,直喊:"我要死了!"但就在同一刹那,一个开悟闪过我的脑海,而我紧闭着的眼睑里,也仿佛被涂上一层牛奶,让我感到温暖。而我知道,这就是罗丝现在所知道的真理,也是每一个死人都知道的真理。对,每一个死人,包括我已逝的父亲、哥哥、叔叔、表哥、阿姨。这个真理,是体现在死人的骨头里的,是连佛陀的菩提树和耶稣的十字架都要瞠乎其后的。相信这世界是一朵飘渺的花朵吧,那样你就能继续好好地活下去。我就知道!我同时知道自己是世界上最差劲的流浪汉。钻石的光芒在我眼里闪烁。

206.往上走的时候,我的靴子发出如同贾菲走路时一样的啪哒啪哒声,这让我想起,教会我怎样驱赶世界和城市的邪恶、找寻自己纯净灵魂的人,就是贾菲。只要一但有高贵的背包背在背上,我就不用担心会受到邪恶的污染。

只要你有一个够好够温暖的鸭嘴式睡袋,那世界上就没有任何的睡眠,可以胜得过冬夜沙漠里的睡眠。这里的静,浓烈得让我可以听见自己耳鼓里的血液流动声,但与此同时,它又包含着某种神秘的喧闹,就像是一声响兄已极的"嘘",似乎是要提醒你某件你自出娘胎以后就因为生活的紧张而遗忘了的重大事情。我很希望可以把这个领悟分享给我所爱的人,包括我妈妈和贾菲,然而,它的空无与清净,又是难以言诠的。“有什么确定的教诲,是我可以告诉所有生灵的呢?”我很想问浓眉复雪的燃灯佛这个问题,但我知道,他的回答将会是怒吼般的钻石寂静。

266.我已经可以预见得到届时的情景了:早上,我坐在榻榻米上,旁边是张放着部打字机的矮几,一个日本式火钵就在附近,上面放着盘热水,而我的纸张、地图、烟斗和手电筒,都整整齐齐收好在背包里。放眼屋外,是一些枝头带雪的梅树和松树,更远处,是积雪深厚的比睿山,遍布着雪松和扁柏。从我的这个住处出发,走过一些多石的山径,就可以到达一些小巧可爱的佛寺。那都是一些古老、长满苔藓,听得到蛙鸣声的所在。在里面,你可以看得见佛像、悬吊的油灯、金色的莲花香炉、佛画、放满小佛像的漆壁橱,可以闻到年深日久的香支烟熏味。

268.你知道吗,我常常会怀念起我在克雷特峰上面那问被丢空的瞭望小屋。在那上面,一个人都没有,有只有穴兔和风的怒号声。那些穴兔可爱极了,毛茸茸的,头常常缩在肩膀下面,摸起来好温暖。老兄,你愈是接近岩石、空气、火和树木这些不折不扣的物质,就是愈接近这个世界的灵性。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最唯物最实际的,但事实上,他们对真正的物质连个屁都不懂,脑袋里装的都只是虚无飘渺的观念和想法。

271.“唉,雷蒙,”贾菲说:“不多久我就会远在大海上,而你则会沿着海岸一路坐顺风车坐到西雅图,再到斯卡吉特县。我很好奇,接下来我们会各有什幺样的际遇。”我们带着这样的心事入睡。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鲜明的梦,那是我生平最为明晰逼真的梦境之一。我看见自己身处在一个拥挤、肮脏而烟蒙蒙的中国菜市场里,四周都是乞丐、摊贩、驮着货物的马匹和一堆堆的垃圾,地上放着一盘盘用肮脏陶钵盛着的待沽蔬菜。突然间,从山脉的方向,走来了一个衣衫褴褛、满脸皱纹、邋遢得不可思议的中国流浪汉。他走到菜市场的边边,用鸡以形容的幽默表情,打量一切。他矮个子,骨瘦如柴、脸像皮革一样粗糙,而且因为终日晒太阳而变得暗红;他穿的衣服严格来说只是一堆碎布的组合:他的背部披着一块皮革,脚是赤着的。像落魄到他这种田地的人,我平生只在墨西哥见过几个,他们都是乞丐,而且大概都是住在山上的洞穴里的。但我梦中见到的却是个中国人,而且要比那些墨西哥乞丐穷两倍、艰难两倍,走路的步伐充满无限的神秘感。而毫无疑问的,他就是贾菲。因为他有着同一张大嘴,同一双欢乐闪烁的眼睛,同一张嶙峋的脸(颧骨凸出而脸型方正,就像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死人面模)。而且他就像贾菲一样,矮小而结实。黎明醒过来的时候我这样想:“哇啊,难道那就会是贾菲的未来吗?搞不好,他离开禅寺以后就会不知所踪,从此不再出现。搞不好他会是另一个寒山子,像个幽灵般住在东方的崇山峻岭里,样子褴楼邋遢得连中国人看了也会害怕。”我把梦境告诉贾菲。他比我起得要早,正在煽火和吹口哨。“不要光躺着打手枪,起来去打些水来吧。哈呢啊噜噜!呜呃!雷蒙,我会从清水寺帮你从带一些香支回来,你觉得如何。我会先把它们一根一根插在一个大的铜香炉里,恭恭敬敬鞠个躬,再带回来。关于你做的那个梦--如果你梦到的是我,那就准是我。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年轻,真好!呜呃!”

278.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了,而我们都感受到了即将别离的愁绪。“不知道我们谁会死,”我在沉思中大声说,“但不管谁先死,他的鬼魂都一定要回来,把钥匙交给对方。”“好!”他把晚餐端给我,然后我们盘着腿,像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啧啧啧地吃着。唯一听得到的声音就是风吹过树木的声和我们在吃简单好味的比丘食物时、牙齿的咬合声。“想想看,雷蒙,这个山丘此时的一切,跟三万年前尼安德塔人的时代完全没有两样。你知道吗,据佛经记载,就连那时候,也曾经有过一个佛呢。就是燃灯佛。”“就是那个从来不说什么的佛?!”“对。想想看,一群开悟的猿人围坐在这个什么都不说却无所不知的佛四周,那情境有多美!”“当时天上的星星一定就像今天晚上的一样。”

308.睡到半夜,我在朦朦胧胧中半张开眼睛,赫然看见窗一头巨大的黑色怪兽,就站在窗前,但等我定睛看去,才知道原来那是远在好几十英里外的加拿大境内的贺祖米山,它在星光的照耀下,正探身向着院子,瞪着我的窗户看。雾已经完全被吹散了,那是一个星光闪烁的夜。多么不同凡响的一座山啊!它和贾菲素描里的样子完全一样,有着同一个女巫帽般的尖顶(贾菲把这幅素描挂在小屋的墙上)。贺祖米啊贺祖米,你真是我看过最忧郁的山(后来等我熟悉它以后,又发现它是我看过最漂亮的一座山)。北极光就在它的背后闪烁,凝聚着世界另一边的北极所有冰雪的反光。

312.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不慌不忙地抽一根自己卷的烟更惬意的事了。每天中午,世界上唯一的声音就是由百万只昆虫--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合奏的交响乐。不过,也有一些白昼,会熟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没有风、没有云,有的只是炎热和倾巢而出的昆虫、飞蚁。我想不透,在美国北方,又是这幺高的高山上,怎幺会有这么热的天气。不过,晚上却是会带着月亮再回来的。每个晚上都静谧无比,昆虫都停止了呜叫,仿佛是为了向月亮致敬。这时,我就会走到草地上,面向着西方打坐;望着眼前的大山大水,我只期盼,在这一切没有位格性的物质里,会住着一位位格神。

317.“可怜凡夫俗骨啊,答案是不存在的。”我终于明白了。我已经不再知道些什 幺,也不在乎,而且不认为这有什幺要紧的,而突然间,我感到了真正的自由。之后就会来了些冷得死人的早上,我会生火,戴着有护耳的帽子劈些柴,然后懒洋洋地待在室内,任由冷冰冰的白雾把我包围。山脉间又是雨又是雷,但那都不关我的事,因为我只要坐在火炉前面看杂志就行。

318.当我向山顶上走去的时候,彩虹忽然圈住了我的影子,这个谜样的光晕让我产生祈祷的冲动。“雷蒙啊,你一生的事业 ,不过是落在永恒觉之海洋里的一滴雨滴。那你又有什幺好烦恼的呢?把你悟到的这个写信告诉贾菲吧。”

322.“贾菲,”我大声喊道,“虽然我不知道 我们什幺时候会重聚或将来会有什么发生在我们各自身上,但我绝对不会忘记孤凉峰的,我欠它的太多太多了。我会永永远远感谢你指引我到这个地方来,弄懂一切的道理。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两个月,而我要回到城市去的忧郁时刻又已经到了。愿主赐福给所有身在酒吧、滑稽剧和含沙的爱之中的人,赐福给那倒悬在虚空中的一切。不过,贾菲,我们知道,我们俩是永永远远不变的-永远的年轻,永远的热泪盈眶!”此时,罗斯湖在散开的雾中现身,倒映着玫瑰色的漫漶天光。“上帝,我爱你。”我抬头望着天空,说出造句肺腑之言。“主啊,我真的已经爱上你了。请你照顾好我们每一个,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不管是小孩还是无知的人,都应该受到相同的对待。

1
《达摩流浪者》的全部笔记 18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