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英美哲学 8.4分
读书笔记 后期维特根斯坦。好。
nolix

维特根斯坦考虑这样一种情况:

此当一个斑点是红的时候,这个斑点就不能是绿的,即同一个斑点不既是红的又是绿的。这就是著名的“颜色不相容性”的例子。

相容性的问题对基本命题互相独立的论断提出挑战。当把“这是红的”、“这是绿的”之类的句子视为基本命题的例子,当这些命题中“这”指的是同一个对象,即同一个斑点的时候,那么显然就会得出否基本命题间彼此相容的结论,从而否定基本命题互相独立的断言。

当然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从来没有给出过基本命题的例子。然而即使“这是红的”之类的句子不被视为基本命题,但仍然可以,想,类似于颜色不相容性的情况在更为简单的命题间仍存在。

...《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 (Witgenueiaiatus) (1960年)中主张,简单对象包括个体的事物、特殊的属性和关系,这一解释看来符合维特根斯坦当时的思路。罗素也是这样理解逻辑的”原子主义”。

但是他没有解决问题,因为人们还要继续问:究竟个体的事物、特殊的属性和关系是什么。

维特根斯坦回答,我那时认为自己是一个逻辑学家,去决定是否这一个东西或那一个东西是简单的东西还是复合的东西的问题,并不关逻辑学家的事,这纯粹是一个经验的问题。(来源:《Wittgenstien:A Memoir》)

....

尽管这只皮球踢到了经验科学家那里,但问题依然存在。

如果经验科学家对什么是简单持不同的着法,究竟应该怎么办?

如果永远存在更加简单的对象,或者说对于任何一个已知的简单对象来说都存在进一步将其分解为更加简单的对象的可解性,是否简单对象只是一个无限小的对象的概念(极限概念)?

对于这类问题维特根斯坦开始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加以审视。

这种东西是复合的还是简单的,本身并不具有任何绝对的或脱离语境的意义。说它是基本的还是复合而成的完全取决于它所出现的语境。

就拿象棋棋盘这个例子来说,在一种语境下我们可以说棋盘是由32个白的方块和32个黑的方块所组成的。可是我们难道不也可以说它是由黑色、白色以及方块图式所组成的吗?

这说明只有在确定了语境之后才能谈 “基本”和“组合”的问题;不确定语境就谈不上“个体"和“对象”之类的原始要素。

至此为止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维特根斯坦动摇了《逻辑哲学论》的三大支柱:

语言的图像理论/ 基本命题互相独立的理论/ 简单对象的理论。

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在一定意义上是对他的前期哲学的批判。这种批判标志着一种全新哲学的开始,它在内容和方法上都属20世纪最富独创性的。

0
《二十世纪英美哲学》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