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 7.9分
读书笔记 第52页
七日狐狸
我在书中指出中国人受文化形塑的心理过程导致他们压制自己的苦痛情感。这些过程包括,社会关系的和谐高于潜在的、破坏性的以及自我中心的内在精神体验的表达;强调态度合适的情感表达高于个性的情感表达;认知处理机制系统地使用苦痛的外在化而非内在化的术语;对于在家庭范围外公开口头表达个人苦痛持强烈的负评价,这样做被看作是尴尬和可耻的;借助丰富的文化代码对心理社会问题使用躯体化的隐喻;希望避免情感疾病给家庭带来的强势污名。而且,在中国社会,身体问题而非心理问题才是寻求帮助的合理缘由。身体问题具有社会标记,而心理问题没有。传统中医认为健康即情感平衡,而疾病与情感过度或者失制有关。在传统中国文学中,情感是通过身体动作、服饰、环境描写以及富有寓意的语言微妙而间接地描绘出来的,而不是通过直接的语言表达出来的,后者被认为是迟钝而粗鄙的。我推想,这些以及其他的传统文化概念和规范决定了中国人采用一种身体性术语来表达个人和社会的苦痛。
从韦伯的观点来看,当代西方中产阶级的“情感”概念及其体验已经从文化上塑造为“深层的”心理体验,并被理性化为一些截然不同的“感情”,贴上了标签,例如抑郁、焦虑、愤怒,而它们之前被划分和体验为一些身体体验。作为身体体验,“感受”的表达和解释曾经更为微妙、间接、普遍、肤浅,而最重要的就是它是身体性的。
0
《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的全部笔记 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