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7.7分
读书笔记 第25页
无敌鲜橙柚

1.我一直目送她的身影,娜娜回头了几次,但我想她应该看不到我在看她。我忍不住有些伤感,娜娜走上了台阶,又回眸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伫立了几秒,慢慢向酒店大堂走去,一直到我完全不能寻找到她的踪迹,我踩下了1988的离合器,挂上了一档,对着她走的方向轻声说道,再见。

娜娜转过头去的那个时刻,我说不清是解脱还是不舍,我想,对于不相爱的一男一女,在一个旅途里,始终是没有意义的,她的生活艰辛,我愿意伸手,但我不愿意插手。我有着我的目的地,她有着她的目的地,我们在一起,谁都到达不了谁的目的地。此刻的她应该正在柜台上问服务员还有无房间,不知道她会为我们要一张大床间还是标准间,只可惜我已经上路了。

2.我想起了娜娜,她此刻一定在明珠大酒店里睁开眼睛,虽然我心怀愧疚,但我也无怨无错,至少她睡了一个比我要好的觉,因为她睡着比我更好的床,而且手里还有一小笔钱,至少能吃饭住宿,当做路费,也足够找到是个孩子他爹。

我甚至隐约觉得如此对待一个小姐一定会被别人耻笑。但我觉得丁丁哥哥不会笑我,我便心里平静。事实上,现在的我,已经比死时的丁丁哥哥大了不少,但在做任何有争议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把他从记忆里拽出来,意淫他的态度,当然,他总是支持我。我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起娜娜,不能看不起娜娜,但我想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介意她与我同行。无论如何,这个人已经在我的生命里过去了,唯一留给我的问题便是,我应该是像期盼一个活人一样期盼她,还是像怀念一个死人一样怀念她。但这些都无所谓,长路漫漫,永不再见。

我打开了房间的门,掏出1988的钥匙,走过楼梯的第一个拐角,我就遇到了娜娜。

……

娜娜说,你要把钱要回去么?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是我住宿用了点儿。

我说,不用,你怎么能不告而别呢?

娜娜说,对不起,我害怕你丢下我,我也知道你会丢下我,本来这个事情就和你没有关系,但是我还是害怕,我已经没有钱了,但我我不会问你要的。

我入戏了,还有点生气道,于是你就拿了钱走了?

娜娜说,嗯。

我说,难道我还不如这几千块钱重要?

娜娜说,不是。

我问她,那你跑什么?

娜娜说,不是跑,我觉得你迟早要放下我,我还是走吧。

我说,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

娜娜说,是。

我说,我真的是。

3.我说,说不定人家就是换了一个城市重新生活呢?

娜娜笑道,说,干我们这一行的,换一个城市也就是重操旧业,有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缺钱,也不是因为我们喜欢干这一行,就觉得我们只会干这个,可能我有一阵子不缺钱,但我还得干,我只觉得这样最有安全感,哪怕完事以后人家嫖客跑了,都要比在家里停工一天觉得踏实。

4.我略带伤感问她,娜娜,那既然你那么喜欢他,他怎么没把你安排进桑拿中心呢?桑拿中心提成应该也会高一点,工作起来应该也安全全一点。

娜娜说,是啊,在那个时间里,进桑拿中心就是我唯一的梦想。

我笑话道,你就这么点追求。

娜娜说,那怎么了,至少我一心要往高处走。

5.对了,跟你说回孙老板的故事,其实我和孙老板也没有什么故事,他每次来都要和我试钟,看看我的水平有没有提高,我本不应该要他钱,因为他过来,老板娘也不会抽成,但是我每次都要问他要十块钱,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为什么?

娜娜说,因为如果他给了我钱,我心里就舒服,我们就是做生意的关系,只有我的男人可以上我不付钱,但他又不是我的男人。虽然老板娘和他也没什么感情,但是他又不可能跟人家离了跟我走,我怕我感情上接受不了,所以我一定要收钱。

我说,你真怪。

6.我朋友说,但是你不知道,那些控制你的人,他们的能量有多么大。

我说,我坚信邪恶不能压倒正义。

他抿了一小口,说,嗯,但是他们可以定义正义和邪恶。

7.孟孟说,开始煮。

我把青蛙放进了锅里。

还是凉水的时候,青蛙在里面蛙泳。水温开始有些升高,青蛙依然没有变化泳姿。孟孟有些得意,说,你看,没反应,你把火开得再小一点,慢火煮青蛙,万一煮死了,肉质还更鲜美一些。

我把火开到最小,我们看着青蛙在里面徜徉,但是随着温度的升高,青蛙有些不安,变成了自由泳,有些跃跃欲跳,我对孟孟说,孟孟,你看,它马上就要跳出去了,煮得再慢也都是这样,不要以为现实可以改变你,不要被黑夜染黑,你要做你自己,现实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现实不过是只纸老虎……

“砰”的一声巨响,孟孟赶在青蛙往外跳之前,一把用盖子扣住了锅,旋即把货开到最大,青蛙则在里面乱跳,我看得心惊胆战。

孟孟一手用力按住,一边转身直勾勾看着我,说,这才是现实。

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以牺牲两只青蛙的代价,但我在那一刻告诉自己,我只是因为寂寞,我只是喜欢她的漂亮豪爽,我必须要在她扣上锅盖之前跳出去。

我其实不知道她喜欢我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她什么。我深知这样的姑娘就像枪里的一颗子弹,她总要离开枪膛,因为那才是她的价值,不过她总是会射穿你的胸膛而落在别处,也许有个好归宿,也许只是掉落在地上,而你已经无力去将她拾起来。更难过的是,扣动扳机的永远还是你自己。

8.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我本以为他们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且就地解散,但我想得太简单了,只有要脸的人才能感受到压力,类似的剧组对这样的新闻没有任何压力。因为在传媒业见多了丧事喜办的案例,我心中到没有什么大的震动,只是想,说不定这也是一件好事,只是我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到了我的女人,我的力量仅限于此,她这样一个女人,在前行的路上,总是需要不停地搭车,有些车送她去目的地,有些车还绕点弯路,有些车会出点事故,而我只是那个和她一样在走路的人,我走得还比她慢,只是她在超越我和我并肩的时候我推了她一把,仅此,这是所有我能做的,而后,她离开了我的臂长范围,我只能给她喊几句话,再远,她就听不到我说什么了。我不想走得快一些,因为那是我的节奏,在那个节奏里我已经应接不暇。

9.我快进看完视频,问他,你怎么跟人家忽悠的。

他用鼠标把视频往回拖了拖,我关掉了音频。他说,哈哈哈,这个就是八卦了,你就不用写出来,我就告诉这个女孩子,虽然这个电视剧剧组一般,但我作为一个制片人,还是一个比较有路子的制片人,你参加这样的电视剧是演不出来的,但是我回去以后就要开始做一部电影,你知道娄烨吧,《苏州河》,《颐和园》,这是他南北中三部曲里的第三部,《颐和园》讲的是北京,是北,《苏州河》讲的是上海,是中,还有拍南方的,在海南,片名叫《鹿回头》,《鹿回头》是一部冲击戛纳电影节的文艺片,拍完国内都不公映,直接送电影节,得奖以后再公映。我决定力保你演这个角色。然后我就上了她。

我说,好上么?

他说,调教的不错,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我转过头,背对着身问他,那你怎么向人家女孩交代呢,又没有这个片子。

他说,我就说上级部门不让拍这个电影,这就成了,反正政府也不差多背一个黑锅。这种女孩子,不用解释那么多的,自己明白着呢,吃亏了也不会吭声的。就是我当时差点自己笑出声来,《鹿回头》,哈哈哈,我真是临时想出来的。

10.也许当孟孟成为了一个大明星,她会感激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从孟孟的世界里消失了。其实孟孟回到这个城市的第十二天,我才获得了自由。我选择了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离开了这里,我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若能,我还远将这些记忆都留在这里。我并不是不再关心她。我以前看好她,总觉得她可以红,那是因为我现在自己对自己下意识的信任里。按照劣质电视剧的情节发展,孟孟应该红遍大江南北。可当你有美好憧憬的时候,生活就变成了一部文艺片。在多年以后,我又一次看见她。我们平静地吃了一顿饭,她已经彻底被这个城市俘获,但却从来没有正经接过一个戏,她的青春已近尾声,她的理想也无可能,但我想,更让她痛苦的是,她有两个同学红了。我也早释怀了。我们只是在此一时里痛苦翻腾着,然后在被一时里忘得干干净净。我决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孟孟。我为什么不告而别,我想告诉她。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在想,当她扑到我怀里痛哭流涕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安慰她,但至少我们依然不用担心有记者会拍照。

我平静地叙述完一切。

孟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知道么,如果当时这段视频能发出去,也许我早就红了。

我看着她笑了。

11.我和她的感情里,其实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第三者。现实是最大的第三者、这还无关柴米油盐,仅仅和自己卑微的理想有关。我究竟喜欢她什么,我至今都不知道。当我要对她敞开自己的时候,她把我胸前的纽扣系紧,轻声说道,Never do this。这是她很喜欢说的一句英语,不知道她是从哪一部电影里学来的。

我送她回去的路上,经历了一场夜半的堵车,那应该是一场惨烈的事故,一公里外一台汽车在夜色里燃烧着,把夜色映衬得更加惨淡,火光边缘的光晕映在她的脸上,她说,我其实已经改行了。

我说,行了,不用往下说了。

她充满渴望地凝望着远方的黑烟和火光,她说,我恨不能扑进去。

12.我问她,娜娜,其实把自己洗干净很容易的,每次我觉得自己干了让自己不满意的事,我就彻底换一个地方,那就没有人认识你了,你能清零再来一次。

娜娜说,你还清零呢,反正我清零不了。不过我如果生了一个女儿,她就是清零的,我可不能让她干上这个。这个我跟你说过吧?

13.我说,你快吃饭,你觉得舒服就好。说真的,你别在意自己以前干的什么,和我一样,换个新地方,重新开始,你能做到么?

娜娜说,做不到。

我说,为什么?

娜娜说,我没那么不要脸,干的事还是得承认的,况且我换了一个地方,也是重新干这行当,怎么说来着,重操旧业,真形象。我来这里投靠孙老板,等我生了孩子,不也是干这个,只要我的孩子不干这个,就行了,我愿为她不干这个而被干死。

我被这饱后豪言雷住了,只能接话道,是,母爱真伟大。

14.我带着娜娜在这个江边的城市里穿行,潮湿而迷宫般的道路没有给我造成什么困扰,现在是真的暂时没有什么目的地了,只是带着娜娜去寻找她的孙老板。当娜娜昨天晚上说出我只用给她十块钱的时候,我其实心头翻动了一下,但我想,我并不能接受她,她只是我旅途里的另外一个朋友,但我想我也羡慕她,她也许也会是我建筑自己的一个部分,因为她自己都这样了还敢把孩子生下来,我能看见她面对江水的时候眼睛里的茫然和希望。

0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