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912 8.2分
读书笔记 第162页
嗣睿

她说:“我到窑子里了,我失了贞节了你们一个一个地跟我瞎献殷勤做什么?钱也舍得花了,衣服首饰也舍得做了,甚至几千几万地要往出接吧。当我母女走到火坑边上,失足欲坠的时候,社会上怎没有一个人援一援手呢?假如那时有人周济一下,我也不至坠往靛缸里面。如今人家一身清白没有了,成了公共的玩物了,便是救了出来,已是不完全的人了。大凡救人,须在没有失足以前救,掉在山涧里再救,便是不死,已然摔得股折臂断了。何况他们原没有救人的心,只不过为图自己快乐便了。哪有一个为人的人呢?”她每每这样想,虽然有些偏激,她一肚子的苦痛,也可以想见了。

0
《北京,1912》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