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 8.9分
读书笔记 14. 取得突破—1979年之后
小瓦力

提出“软预算约束”的时代背景

父爱主义意味着权力机构将其它社会中由个人、家庭、相关团体或者机构最低层(如企业)作出决定的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社会主义社会里的父爱主义和政府挽救亏损企业的做法在我的大脑里连接起来。我将父爱主义划分为从四到零的五个等级。在第四级中,政府向社会成员赠予实物,社会成员消极接受。他们就像新生儿一样接受父母给予的一切,而不需要提出任何要求。在第三级中,社会成员积极地表达出自己的需求,政府根据他们的需求赠予实物。孩子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仍然享受父母提供的所有物质条件,但是他已经学会说话,可以向成年人表达自己的愿望。这两个等级的父爱主义与严格执行国家计划的经济体系中国家与企业之间的关系非常相似。国家为企业提供生产计划和完成计划所需的资源。如果该国的独裁统治非常严酷,那么国家甚至不会征询企业的意见(即第四级)。当独裁统治略微有些松动时,企业和权力机关才有机会就计划的指标讨价还价(即第三级)。

第二级的特征是金融补助。看到企业从政府的投资项目中得到财政拨款后可以自行支配―不过即使用完这些财政资源,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仍然会为它们支付额外的支出。

我把第一级称作已经自立但是仍然受到资助的等级,将第零级称作完全自给自足的等级。孩子长大后,他/她的收入足以维持自给自足的生活,但是遇到经济困难时怎么办?他/她的父母会马上伸出援手(第一级)或者认为孩子现在应该对自己的命运负责而袖手旁观(第零级)。让我们回到企业的实际运营情况,第一级反映了以市场为导向并且处于改革进程中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所有企业实行自我管理,但是一旦陷入长期亏损的状态中,政府就会马上站出来提供援助。第零级描述了没有父爱主义而且存在激烈市场竞争的环境。企业经营不善是自己的问题,它不能指望任何人为它偿还债务。

软预算约束作为社会主义体系中存在机能障碍的典型特征。

一个国家在建立全面、长期以及严重的短缺经济时需要满足的必要条件是影响企业绝大部分生产活动的预算约束必须是软约束,但这不是充分条件。其它因素必须同时产生作用,如禁止建立自由企业、政府采取行政措施限制进口产品与国内产品的竞争、价格系统遭到扭曲,等等。

为实际现象建立数理模型

我们成功地建立起一个数理模型并证明政府以父爱主义的方式支援亏损企业时,企业下订单的谨慎程度就会降低,需求相应上升,而且它们的需求显著高于所有企业必须在竞争的环境里自负盈亏时的需求水平。

从这件事中吸取的几点教训

(作者谈到自己的总结短缺经济学的文章因为没有使用任何数理统计分析、没有使用经济计量分析,而被《美国经济学评论》拒稿后,总结到)新发现诞生并且发展的过程课分出三个连续的阶段:在第一个阶段,有些学者发现问题并且指出问题,首先为这些“谜团”提出推测性的解决方法。在第二个阶段,有些学者“理清”了论证的思路,提出准确的概念体系,并且阐明相关的假设和抽象概念以提出可证明的结论,同时为这些命题提供合乎逻辑的证据。第三个阶段(即最终阶段)主要是得到结论。人们可以在这个阶段进一步提出更加深刻的理论问题同时为经济政策提供实用的经验教训。

在第一个阶段扮演了主要角色的有直觉、发现问题的能力、想象力、以及用新的方式将观察到的孤立现象和孤立的论断联系在一起的能力。使用数理模型进行分析的方法主要出现在第二个阶段。它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而且在某些课题的研究中甚至是必不可少的研究手段。第三个阶段是得出理论结论的阶段,其中使用的认知过程与第一个阶段非常相似。人们主要依靠对现实的合理认知以及将理论命题与实际应用进行比较的批判精神得出实用的结论。

0
《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