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现代性 9.2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劳动
白汁

丢掉了笨重的器械和大规模的人员这些负累之后,资本充其量只是带着一个仅仅装有公文包、笔记本电脑和移动电话的行李轻装旅行。与此同时,这种情况灵活性使得所有的契约,尤其是稳定的契约变得多余而不明智起来:如果参加了这样的契约,它会束缚资本的流动,并会有损于它渴望的竞争力,阻断它的那些可能会导致生产力增长的、基于断定的选择。股票交易所和全球董事会,会迅速地奖励所有坚持诸如分离、缩减、裁员的“脱身政策”这一正确方向的行动,然而同样对迅速地对人员扩张、增加雇员的事件和因陷入代价高昂的长期计划泥潭而不能自拔的公司实行惩罚。新的不参与不承诺的策略的核心——即霍迪尼的“脱身”技巧,回避和逃脱的策略,以及如果需要就能轻松逃脱的能力,是今天经营管理智慧和成功的标志所在。正如克罗齐在很久以前就指出的,摆脱抑制流动自由的依附、承诺和枷锁的约束,一直是人们特别喜爱的、行之有效的用来统治的武器。但是,这些武器的供应和使用这些武器的可容性,看来在现在的现代历史中, 其份额比在很久以前还要更少。流动的速度,在今天已成了社会分层和统治等级制度的一个主要的或者至高无上因素。

0
《流动的现代性》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