氍毹留痕 8.9分
读书笔记 评余叔岩
之龢
学了半出《战太平》
  鑫培连他儿子小培都没有教过,何况叔岩呢?但叔岩恭维他太厉害,他无法,只好也得教一些,于是检了一出不十分叫座的《战太平》,教了叔岩,而且只教了半出,并未教全。其实这些地方,是叔岩没有想开,他一定不会教的,就是叔岩自己也是一样。他后来也曾收了几个徒弟,试问他一五一十地教谁来着?陈德霖之子少霖,乃叔岩之内侄,叔岩一片好意,很想教导教导他,少霖也还肯用心去学,但结果也未教什么。李少春拜他为师之时,执见礼颇厚,闻有烟土几十两,叔岩自是很高兴,但也未教什么,也就是大体地谈论谈论而已。不过有天才的演员,你只管闲谈议论,他听到了,也可以得许多的益处,叔岩更是如此。他不但有演戏的天才,而且聪明过人,又兼常看谭戏,所以他得谭的好处也不少。
  这里说,好脚不肯教人,或者有人不相信,说我说他们闲话;也或者有人说,好脚都自私。其实这两种思想,也都不是十分对的,现在可以附带着说几句,作为证据。比方先生给徒弟说一出戏,全出身段、表情、话白、歌唱等等,都教会了,得多大工夫,这里一概不必说;只谈唱工一门,也不必谈全剧的唱工,只谈一段,请问:这一段唱工,得先生唱多少次,徒弟才能记得清楚?这当然必须教者唱给徒弟听,哪[296]一个好脚,肯卖这样大的气力?在不能登台专靠徒弟吃饭的人,他当然非卖这样气力不可。若好脚天天登台,他当然没有这种闲空,没有这样精神,这就是好脚不肯教人的原因。
叔岩的学谭鑫培
  叔岩除童伶时代外,一生得力于谭鑫培,这也有其他的原因。叔岩成年之后,该时的好老生,除谭外,只剩下了孙菊仙、许荫堂、汪桂芬这三个人,都是宽嗓,叔岩绝对不能学。再者这三个人,可以说都是票友出身(桂芬虽非票友,也等于票友),叔岩又不屑于学。所以他一切举动,都是专意仿效鑫培。谭死后,连谭的检场的都找来应用,有时也借此标榜,而一般外行,却也拿这个来恭维叔岩,他自己也颇以自负,所以刻了一块‘范秀轩’的图章。叔岩之身材、嗓音,倒是正好学谭,他这步路,走得是很对的。不过以谭鑫培自负这一层,也有人恭维他,说他极端像谭,这倒是可以不必的。叔岩之天才,虽然近于谭,但绝对不会真像谭,因为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够一切都像另一个人的。
0
《氍毹留痕》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