氍毹留痕 9.0分
读书笔记 谈陈德霖
之龢
张不开嘴与张开嘴
  前边所说,陈德霖为划时代的脚色者,因为青衣这一行,在前清光绪年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时期,有张不开嘴,及张开嘴之分。张不开嘴者,张嘴音不好听,或竟无张嘴音也;张开嘴者,张嘴音好听也。所谓张嘴音,即是发花辙中之‘差’、‘家’及怀来辙中之‘来’、‘呆’等字也。
  自陈德霖以前之唱青衣者,大多数都张不开嘴。陈德霖以后之唱青衣者,大多数都是能张开嘴的。所谓不能张嘴者,并非错处,因为彼时的脚色,都是先学的昆曲,后来所谓有昆曲的底子,念字多不讲张嘴,例如‘战’字读如篆,‘可’、‘半’等字也不能完全张嘴,这路字很多,不必尽举。照昆曲的念法,念惯了,唱皮黄也就仍照旧念之。彼时的观众,因为听惯了昆曲,也就都听着顺,所以也都赞成这种念法,倘不这样念,大家还有点瞧不起。光绪初叶以后,昆曲就已衰微,中叶以后,在北平就没有昆弋班了,彼时又正是梆子腔盛行的时候,梆子腔中念唱,都是北方的读法,专讲张嘴音,大家听惯了梆子腔张嘴音的唱法,而又久已不听昆曲的唱法,于是乎都听着张嘴音顺耳,听着昆曲的念法,反倒觉着别扭了。在这个时候,皮黄因为迎合观众的心理,也就改变了作风,这总算是把昆曲的遗传性给废掉了。从前认为要不得的念法,到此时都要仿效了。但是老的脚色,终因习惯了旧的念法,想[205]改也不大容易,便不能受观众的欢迎。于是戏界人的子弟,初学戏时,倘能把张嘴音的字,念得好听,则亲友知道喽,都要庆贺,都说:‘好了,张开嘴了,有饭吃了。’
0
《氍毹留痕》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