氍毹留痕 9.0分
读书笔记 挂头牌争戏码
之龢
  近几十年来,有许多人,都是讲究谁是正脚,谁是配脚,谁挂头块牌,谁挂第二块牌?其实这都是后来的话,也可以说是外界人的话。从前难得有人争戏码,就是偶尔有争者,也是争倒第二,所谓压轴子。至于大轴子,则多是本戏较长之戏。按《藤阴杂记》中,载有一段云:‘梨园登场日,例有三轴子。早轴子客皆未集,草草开场,继则三出散套(即单出戏之义),皆佳伶也。中轴子后一出,曰压轴子,以最佳者一人当之,后此即大轴子矣。大轴子皆全本新戏分日接演,旬日乃毕,每日将开大轴子,台客多于此时起身径去,车骑蹴躅,人语腾沸,《都门竹枝词》中所云“轴子刚开便套车,车中载得几枝花”者是也。贵游来者,皆在中轴之前,听三出散套,以中轴子片刻,为应酬之候,有相识者,彼此入座,互为周旋,至压轴毕,鲜有留者,其徘徊不忍去者,大半市井贩夫走卒也。’此嘉道年间戏馆子情形也,足见谁也不是争大轴子。
0
《氍毹留痕》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