氍毹留痕 8.9分
读书笔记 国剧之切末
之龢
  以上乃是戏界中人,平常即呼为切末者,亦即焦笠堂剧论中,所举切末之类,类此者当然还很多,但凭记忆力,自然有许多还未想到的,好在不必尽举,由此便可类推,由此便可知后台之各种有趣味之规矩了,由此亦可知台上所用物件,绝对不许写实了。其中自然有许多不能用真物,实在应制造切末者,如《法门寺》宋兴儿之尸体等等,真的固不能有,假的切末也相当费钱费事,则它的这种办法,还可以讥讽它,是因陋就简,不足为训。然如鱼竿、铃铛、棋盘、马刷、书包、雨伞等等,想用真的,都很容易,尤其书包、雨伞是家家有的,就说马刷等物,在从前也几几乎是各家都有,但它也不许用真物,是可知它不是专为省钱省事。再如《三娘教子》之织布机、‘也是斋’之招牌大匾、《战金山》水战之船桨、《草桥关》之石块,有面积太大的,有尺寸太长的,有分量太重的,想用写实的办法用真物,也实在很难做到。就说钓鱼之竿,也不是难找的东西,但一根长丈余的钓鱼竿,在台上拿着,也不见得就美观。所以说是旧剧一切避去写实,不许真物上台,[45]也是一种很有道理的规定,因为真正想写实,便有许多事情,办不到也。
0
《氍毹留痕》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