氍毹留痕 9.0分
读书笔记 旧剧七行七科
之龢
武行
  武行在戏班中,也特别算为一行,当然有许多人,已经不明了这种情形了。这也有个原因:因为几十年来,凡成科班者,都是自己训练这种人才。武行的学生,既与其他行道,同时一样的训练,则当然也就不容易分开了。其实从前是完全两事的,咸丰同治以前的戏班,都是文武分开的,大约是文的五六十人恩,武的三四十人,吾乡从前的昆弋腔班,列名都是如此。在光绪年间,北平的戏班花名册,特别开列武行的还很多,所以一直到现在,除自己成立科班之外,武行永远是独立的。武行又名打英雄的,每班大约总有二十余人,或到三十人,它照例有头目人,此人便名曰武行头。各班在成立之初,必须先约定此人,所有武行人员,均归他代约,一切的手续,也归他代表,连武行的 工资,也归他包办,班中每日派戏,有什么商议的事情,管事人只管与武行头接洽便是,再由他交派大家。这行的人员,在外面看,仿佛也有生[9]旦净丑各行,但他们都不能歌唱,简单直说,可以算是不能张嘴,而且他们不勾脸便是武生的性质,勾上花脸便是净脚的性质,倘包上头便是武旦的性质,例如《铁笼山》老大王所带之女兵,就归武行扮演。总之,武戏中不要紧的将官、喽啰等等,都归他们。所以戏界中有两句话:能去个李典、乐进的脚,就可以算是一个脚色,不必再归武行。
流行
  流行又名龙套,又名打旗的,亦名跑龙套的,大致是他本行之名为流行,他所扮演的人员,乃名龙套。这行人,也是因为近些年来,科班中都是自己由学生中训练出来,所以观众中,就有许多人,不知道是特别的一行了。这行人,在表面上看,似乎很不重要,因为凡张嘴的脚,他都不扮演,可是骨子里头,却很重要,因为凡有龙套的戏,总是他先出场,倘他一走错,则完全错了。他们也有行头,代表同人,接洽一切,管事人有事时,只与行头接洽,同人的工价,也归他包办。按规矩,每一戏班中,至少要有四堂龙套,四人为一堂,共十六人。可是行头往往支十六人之钱数,而只备十一二人,或只八九人,因为行头包办,大多数都不止一班,往往三班四班,都归他包办,他可以调动自如,此班忙,则多来此班几人;彼班忙,则多派几人往彼。倘有时赶不过来,他可以求该班之武行人代替也可以对付过去。因彼等都是苦人,说几[10]句好话,请两个安,则没有人不答应的。再者前边所说他的重要性,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凡有龙套的场子,则所有出来进去,变化动作,都是由龙套领头,所以他每戏都得熟悉,某戏有几场,某场用某式,均须熟于胸中,否则必乱,所以每排一出新戏,龙套头亦必到场,因场子的情形,他必须明了也。有时他也可以用外行人充数,但每堂之第一人第三人,则非熟悉不可。
0
《氍毹留痕》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