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自选集 8.5分
读书笔记 杂
墨婴

《女房东》

P45 一本书敞开放在灯旁,他合上了它,却又看见一张纸巾在书的下面。纸巾被轻微地揉过,折皱那么朦胧。还有些朦胧的湿润,还有一晕浅红。他将纸巾凑到鼻子上,气味很不具体,但存在着。 他想把神智岔开,便走到窗前去望马路上的人。这是下班时分,人多了,女人也多。都是些涂口红的女人,他发现口红的色泽是按年龄由浅至深的,女学生的唇色几乎是粉银色,而胖大的老女人,都是浓得不透气的一副红嘴唇。 P46 浴室整个是淡绿的,一个极大的淡绿色浴池,是椭圆形。浴池上方琳琳琅琅的,细看原来是一些女人的小物件垂吊在那儿。两条粉黄的内裤,肉粉色乳罩,浅紫水蓝的手绢,淡白、银灰、浅棕的长丝袜藤萝似的垂荡着。 P47 她似乎还在楼下逗留了一会儿,沙发旁一只编织的竹筐被拖出来了,几根线头缠得缤纷一团,耸拉到筐沿外。沙发上的装饰靠枕也被撂到了一侧,她是半卧在这一摞枕上的。能想象她的姿态多舒适慵懒,老柴略蹙眉笑了。男人对自己纵容的女人都这样笑。 在电影院车场停了车,老柴拉拉小胡手。小胡把脸倚到他肩上。老柴开始亲她,边亲边想,小胡小胡,不过你自己叫叫而已了。小胡的裙子又窄又短,老柴手大,怎么也伸不进去。小胡很合作,刷一下撕开拉链。老柴醒了。 这时老柴满帽子浮现的是沃克太太的内衣。花穗藤萝般的垂挂一杆,是清澈、纯然的另一种邀请。邀人去怜爱和保护它们。邀人向往却不玷污它们。 P51 头一批花开了,老柴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带浅红唇膏印的杯子。这个浅红印痕非常完整,像个月牙儿。老柴想到沃克太太一定是看着花笑了,白瓷杯子上就印了这个笑。 马桶边有个木架,上面插满杂志、女人读物;浴池边有几个玩具,会戏水的那种。但不止这些。一种老柴从未嗅过的气味,他说不出这气味是好还是不好,他身体深处被它引出晕晕的激动。 这时他看见淡绿色的地面上有摊浅粉色,是条半透明的丝质衬裙,但老柴并不知它的名称和功能,只明白它是女人最体己 P54 他从未注意到她的哭声苦相这么恶劣。他想到沃克太太的哭泣,只是一张湿湿的纸巾。 《白蛇》

P83 我一直喜欢舞蹈,可自从见了她的舞蹈,我觉得我不是喜欢舞蹈,而是喜欢产生舞蹈的这个人体。 P85 徐群山以两根手指从大衣口袋里夹出一盒烟,中华牌。他以尖削的小指挑开封条,然后是银色的锡箔纸。他忽然降低脸闻了一下香烟。孙丽坤接过他递来的一根烟,见他捺燃了打火机,慌忙把脸凑过去,很近地向他猛一抬眼睛。 P86 她一下迷恋上他咳嗽的样子:一只手握成空拳亲亲抵在嘴唇上。那种本质中的羸弱和柔情遗漏了一瞬,就在那咳嗽中。已经想不起来,这年头谁还会这样清雅地咳嗽。

《拉斯维加斯的谜语》

P148 他的神智被我嚷得一个跌撞,然后回过头,眼里一片黑暗,根本看不见我拼命撑出的笑里那对于贪婪、自私的深仇大恨。 P153 问完我想,我骨子里还是很小市民的,对别人的事充满关怀和求知欲。 P155 送他出门,看他有点颤手颤脚地钻进汽车,动作中国出现了一些琐碎的磕碰,笑容和礼貌都不太准确了。 P163 我们那类住宅区的安泰,那些看电视吃冰淇淋的寡淡夜晚是对这夜晚的矫枉过正。正因为这里太过饱满的欲望和生命力,才把我们逼得缩在我们太平的地盘上,庆幸我们的本分、我们的乏趣和单调。 P165 街上的热闹和欢乐都成了我悲哀的一部分,都拓宽和加深了我的悲哀。

《青柠檬色的鸟》

P203 二楼的屋盛了一年的空寂。是香豆去了留下的空寂。一直没人肯租那一间朝南的屋。每次来租屋的人都嫌屋里有气味。那是香豆在里面变老、脱发、偏瘫、最后咽气的味道。洼憎恨人把香豆遗在人间的一段新陈代谢气味叫臭。

0
《严歌苓自选集》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