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宁娜(上下) 8.9分
读书笔记 第一部 三十
Annika

这又是昨天那么打动了她的那种崇敬狂喜的表情。她在最近几天中不止一次地暗自念叨说,就是刚才她还在说,弗龙斯基对于她不过是无数的、到处可遇的、永远是同一类型的青年之一,她决不会让自己去想他的;但是现在和他重逢的最初一刹那,她心上就洋溢着一种喜悦的骄矜心情。她无须问他为什么来到这里。她知道得那么确切,就像他告诉了她他来这里是为了要到她待的地方一样。

静立了几秒钟之后,她走进车厢,在她的座位坐下。以前使她苦恼过的那种紧张状态不但恢复,而且更强烈了,竟至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致她时时惧怕由于过度紧张,什么东西会在她的胸中爆裂。她彻夜未眠。但是在这种神经质的紧张中,在充溢在她想象里的幻影中,并没有什么不愉快或阴郁的地方;相反地,却有些幸福的、炽热的、令人激动的快感。

看到的并不是这样一个人。特别使她惊异的就是她见到他的时候所体验到的那种对自己不满的情绪。那种情绪,在她和她丈夫的关系中是她经常体验到的,而且习惯了的,那就是一种好像觉得自己在作假的感觉;但是她从前一直没有注意过这点,现在她才清楚而痛苦地意识到了。

在她习惯的生活环境,她又感觉到自己很坚定,无可指责了。

他毕竟是一个好人:忠实,善良,而且在自己的事业方面非常卓越,”安娜在返回她的房间时这样对自己说,仿佛是在一个攻击他、说绝不可能有人愛上他的人面前为他辩护一样。“可是他的耳朵怎么那么奇怪地突出来呢?也许是他把头发剪得太短了吧?"

安娜回到彼得堡后的心理活动让我想起了纱和第一次说神啊,宽恕我吧的模样。道德压倒了欲望,但压制不住欲望不由自主地萌动。那萌动无处不在,甚至在那个一无所知的丈夫无辜的短发上肆意地张狂。

0
《安娜·卡列宁娜(上下)》的全部笔记 7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