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 9.1分
读书笔记 这究竟是谁的国家?
雪磨坊

哈特曼说,“在我接受犹太教教义之前,我就有我是犹太人国家一部分的感觉。我的论点——苏卢瓦伊特希克的论点——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埃及。在摩西率领我们进入沙漠,在西奈山接受犹太教教义之前,我们都作为犹太人一起生活在埃及。在埃及的犹太人是不信教的。那不是个信教的社会,然而在埃及的旅居仍是我们历史和记忆的一部分,因为正是在那里我们形成了一个民族。我们有希求政治自由的共同愿望,有遭受痛苦的共同感受,有作为人民的共同意识,有共同的政治命运——在我们讨论宗教社会内容之前,永远不要忘记,埃及在西奈山之前,逾越节在七七节(上帝在西奈山把犹太教经文交给摩西的周年纪念日)之前,哈雷迪姆往往忘记这一点,对于他们来说,世界始于西奈并终于西奈。”

0
《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