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 9.1分
读书笔记 这究竟是谁的国家?
雪磨坊

结果,不同的观念同时滋长。以色列变得更加世俗,更加正统,更加非宗教化,更富于信奉救世主的思想,这一切都并驾齐驱,同时并存,以色列远远没有建成一个“新犹太人实体”或竖立一个“新犹太人”的形象。似乎过去三千年来每个犹太人的精神选择都从犹太历史的底层翻腾出来了;这个国家已成为犹太历史的活博物馆。这就是今天以色列国内的立陶宛式哈雷迪姆神学院比过去立陶宛犹太人有的多得多的原因,同时,以色列只有一个犹太人寻欢作乐的酒吧和一个犹太人冲浪用具商店。

0
《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