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分
读书笔记 第263页
叶隐
马华小说的情况则是大家都以为 middle-brow 的货色就是 high-brow ,他们多缺乏现代思想(特别是美学)的装备,因为他们误以为这些装备只是学术界某类人的虚荣,对小说家(艺术家)是多余的,不必花心思去追求,因此以为 high-brow 就是这么一回事。这其实是对现代小说艺术的背叛,因为一个时代的小说(这里只能以欧西为例)必然是那时代的尖端思想(文化与美学,以及政治与社会)的最具包涵性和代表性的艺术表现,其所以如此,因为这个尖端思想必然是最能反映人类当前全处境全面貌的精神手段。不追求这种认识,不追求这样最贴近我们人类今天的 human condition 的现代性(现代性从十九世纪末开始就必然需要不断更迭的重新解释),任何小说/小说家所能做的就只是重温往昔的、缺乏“关乎宏旨”性质的人类精神面貌。
0
《雨》的全部笔记 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