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秀集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文革纪实系列之五 武汉·钓鱼台·毛家湾
思无邪

文革纪实系列之五 武汉·钓鱼台·毛家湾

时间

1967年1月至7月

主要人物

昆明军区 张力雄,云南省军区政委。其公布了李成芳的档案,说李参加过薄一波的决死队, 在蒋介石那里受过训 李成芳,昆明军区政委。其一怒之下,把张力雄等军区的五个负责人都关押起来

武汉军区 陈再道,武汉军区司令员 钟汉华,武汉军区政委 韩东山,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孔庆德,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刘丰,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 张昭剑,二十九师政委

湖北省委 王任重,中南局第一书记,湖北省委第一书记 张体学,湖北省省长、湖北省委书记处书记

“百万雄师”,武汉地区军区支持的群众组织 朱兆强,“百万雄师”的总指挥 马丹,武汉大学年轻讲师,“百万雄师”的宣传部长 班尔杰,“百万雄师”的作战部长

“钢工总”、“钢二司”,武汉地区革命造反派 黄刚,武汉高级步校学员,造反派领袖 郑晓明,武汉高级步校学员,造反派领袖

主要事件

1966年11月13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了一次军委首长接见军队院校来京和驻京的革命师生七万多人的大会,公开纠正前一段运动中出现的偏差问题。周恩来、陶铸、陈毅、贺龙、徐向前、叶剑英、杨成武、萧华以及各总部的领导人和大家见面,四位军委领导人依次讲话。中央文革认为四位老帅给文化大革命泼了凉水。消息一传出,军队院校的造反派和红卫兵组织刷出了大字报和大标语,锋芒直指徐向前和叶剑英。 12月下旬,陈伯达、康生和江青就四位元帅的问题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指示要保住四位元帅。中央文革和林彪协议将刘志坚端出来打倒。林彪向毛泽东建议,让江青来全军文革主持工作。 12月下旬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中央军委的几位副主席全部列席会议,讨论成立新的全军文化革命小组。毛泽东对林彪提出的人选不置可否,却提出由徐向前当组长。 1967年1月4日,中央文革突然宣布打倒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刘志坚。中央军委经毛泽东批准,于1月11日改组全军文化革命小组,由徐向前任组长,江青为顾问,肃华、杨成武、王新亭、徐立清、关锋、刘镗忠、李曼村为副组长,组员有:王宏坤、余立金、刘华清、唐平铸、胡凝、叶群、王蜂、谷岩和张涛。

1月14日,《解放军报》发表了《一定要把我军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彻底》的社论, 再次提出“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号召, 所以在全国范围内冲击军事机关情况越来越严重。各大军区的主要负责人纷纷跑到北京 ,躲到京西宾馆来避难,期间发生“大闹京西宾馆”事件。

1月21日,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指出应派解放军支持左派广大群众。 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文革小组发布《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 1月28日,林彪带徐向前一起去中南海游泳池,将《八条命令》送毛泽东审批。毛泽东当场批示很好,照发。

2月7日,中央发布《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撤销了李井泉西南局第一书记和成都军区第一政委的职务。新任成都军区和宜宾市委班子的威信不高,承担不起组建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的工作。

1月下旬,武汉地区的造反派“工人总部” 、“二司”等组织将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 张体学等领导干部从武汉军区的保护下劫持走,进行批斗游街,然后宣布夺了他们的党政财文大权。 2月初,武汉造反派仿效上海工总司接管《长江日报》社。 2月8日,他们又在《 长江日报》上发表了《关于武汉地区当前局 势的声明》,提出“全武汉、全湖北要大乱 、特乱、乱深、乱透”的观点。 2月9日,《长江日报》的社论中提出: “革命造反派的接管,得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是完全正义的革命行动!” 2月中旬,陈再道召开军区党委会经过研究,命令军区支左指挥部不得支持工人总部和二司等组织。 2月21日,工总、二司等群众组织发动几万人向武汉军区示威,并冲进军区支左指挥部,围攻支左干部,喊出了“打倒陈再道”的口号。 2月21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指出中央军委八条命令很好,强调今后一律不准冲击军事领导机关。 2月21日半夜一点多,陈再道派军区一位副司令员挂帅,带着几个连队和军用车辆,突然开进高级步校,先将黄刚、郑晓明等十六人五花大绑,抓了起来,然后宣布他们的组织为“反动组织”,勒令立即释放。 2月28日,武汉军区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说工总、二司等组织炮制的二月八日声明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精心策划的。声明一发出,工总、二司等群众组织纷纷进行抗议。他们撒传单、贴标语、写大字报,公布陈再道、钟汉华的“罪行”,说他 们是“保皇兵”、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 线的刽子手”,扬言要把他们拉下马。

2月11日、2月16日的怀仁堂碰头会上,谭震林、陈毅、徐向前和陈伯达、康生及中央文革的成员们进行了面对面的大争论,史称“大闹怀仁堂”。 2月18日晚,毛泽东决定让谭震林、陈毅、徐向前“请假检查’,对他们三人展开批判。 “大闹怀仁堂”事件后, 紧接着就在上海、青海、四川、武汉发生了镇压造反派、反对中央文革的事件。

3月9日,陈伯达在军级以上干部会议上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自上而下,各级都有这种反革命复辟现象”。 3月20日,林彪提出了“带枪的刘邓路线比不带枪的刘邓路线更厉害”。

3月15日,陈再道在武汉市“抓革命促生产”动员大会上,指出“我们正在反击反革命复辟逆流”。 3月17日,武汉军区和武汉公安机关全线出动,逮捕了工总、二司的负责人朱鸿霞、胡厚民和几十名骨干分子。 3月21日,武汉军区又发表了《通知》,宣布工人总部及所属组织已被“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操纵”,勒令他们一律解散。 3月上旬开始,不到半个月,陈再道在武汉地区就逮捕了三千多造反派,使武汉地区的社会秩序平静下来,原来轰轰烈烈的那种场面顿时冷冷清清。 北京航空学院“红旗” 战斗队的部分学生和首都红卫兵驻《人民日报》监督组成员,纷纷云集武汉。根据他们调查的材料,经王力等人亲自 修改《人民日报》于4月2日发表了《正确对待革命小将》的社论。社论一发表,工总、二司等组织东山再起。

3月24日 ,根据毛泽东、林彪3月21日的批示,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 革小组作了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决定说, 青海军区内部问题是一个反革命政变。副司令员赵永夫玩弄阴谋手段,篡夺了军权,对 青海“八一八”等革命派进行了残酷的武装 镇压。中央军委决定由军区司令员、党委书记刘贤权全权负责处理青海问题。 4月3日,林彪口授,起草了一个《中央军委十条命令》,再一次规定部队不准把革命群众组织打成“反革命”,不准抓冲击部队的群众,要求各部队将抓捕的群众一律释放。4月6日,毛泽东批示“很好,照发” 。 武汉地区被打下去的工总、二司 、新湖大、钢九一三等造反派组织举行游行集会,纷纷欢呼。同时和军队院校的组织串连在一起,要求武汉军区为他们平反,并提出要求释放被捕的造反派头头和骨干。他们在自己的传单和标语中说 :“对武汉地区革命造反派的镇压不是孤立 的,是自上而下的二月逆流的组织部分。我们强烈要求把武汉军区的“武老谭”式的人物掀出来!”(武老谭是指武汉地区的谭震林式的人 物,这是喻指陈再道、钟汉华等。)

4月13日,中央发表处理内蒙问题的决定。

4月16日,江青和中央文革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军内外的造反负责人 。江青指示他们继续冲击成都武汉等地区。正在北京参加军以上干部会的陈再道和钟汉华听到江青讲话,请求周恩来让他们向中央来一次汇报。 4月19日下午,周恩来在钓鱼台十六号楼主持汇报会,中央文革全体成员参加。 陈再道、钟汉华分别汇报了部队参加支左以来的工作和当前凾待解决的问题。 4月20日,武汉《文化革命快报》报道着武汉军区支左办公室向军区党委支持的群众组织百万雄师传达4月19日中央文革支持军区的指示内容。江青批评陈再道、钟汉华以势压人。 4月21日凌晨两点,中央文革没收了他俩手中记录着19日会议情况笔记本,同时转告了中央文革对他俩的指示:不准再提十九日的汇报,二十一日的接见也已经取消。

5月7日,中央又发布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

5月初起,武汉两大派就在汉口闹区修筑好了各种武斗工事,天天对峙着开枪开炮,激烈的战斗待续了一个多月。由于“百万雄师”人多势众,所以使“工总”、“新华工”、“新湖大”、“钢二司”等等,退守到了华中工学院、测绘学院等少数几个据点,进行血守。

5月中旬,王力,谢富治先下云南 ,然后是成都、贵阳,就地解决问题,以党中央的名义做好两派的思想工作。同行的有北京航空学院红旗造反兵团的红卫兵井冈山、尹聚平、胡慧娟、武介之。

5月13日以来,北京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某些人的支持下,到处张贴大标语 、大字报,再揪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萧华。与此同时,在北京的军事领导机 关几乎都受到严重打击。 5月中下旬,北京还冒出一个名叫“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的组织,公开把矛毛指向周恩来 ,扬言要和他“血战到底”。江青批出红卫兵,要查所谓“伍豪事件”的真相。

6月4日,武汉军区发表《公告》,但是两大派组织之间的武斗有增无减,而且愈演愈烈。

7月初,毛泽东决定亲自下武汉,去处理武汉问题。 7月14日,王力、谢富治、余立金从重庆赶到武汉。周恩来从北京赶到武汉,林彪派李作鹏随行。周恩来检查了东湖宾馆,为毛泽东住地安排和保卫工作,向谢富治等人介绍了召集他们来武汉的原因。 7月14日下午,谢富治和王力到测绘学院看望钢工总、钢二司这一派造反组织。

7月15日下午三点召开的武汉军区党委扩大会,包括驻武汉的师以上支左单位的负责人,连同周恩来、谢富治、王力及其他工作人员,一共三十多人。陈再道、钟汉华、韩东山等人被批评。 会后,谢富治和王力来到了新华工的总部,进行座谈和调查研究。

7月16日上午,周恩来召集武汉军区领导和驻军师以上支左单位的负责人继续开会。参加今天会议的不仅有谢富治、王力、余立金,而且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北京军区司令郑维山以及李作鹏、刘丰,还有军委、空军、海军的作战部部长们也全部到会了。经过这两天的工作,武汉的驻军已经分化瓦解,支持中央文革的力量已经占了优势。 7月16日晚,王力、谢富治、余立金在北京航空学院红卫兵和武汉空军副司令刘丰等人的陪同下,分别乘坐六、七辆小轿车,犹如旋风一般地开到造反派的另一个据点——钢二司的总部。

7月17日晚,王力、谢富治前往‘百万雄师’总部做思想工作。

7月18日晚,王力、谢富治前往钢工总总部,看望造反派。会上王力做了坚决支持造反派的讲话。该讲话随即在“百万雄师”之中传开,激起反对情绪。

7月19日下午,武汉军区召开三百人大会。谢富治传达了周思来在七月十八日会议上的总结报告。王力作了讲话。 7月19日晚,数千名“ 百万雄师”的群众和独立师、八二O一部队来到武汉军区大院,要求王力、谢富治出来接见。得知王力不在后,他们又赶到东湖宾馆控制了王力。秘密住在隔壁楼的毛泽东在刘丰的保护下从后门悄悄离开,飞往上海避难。

7月20日,党中央指示陈再道,钟汉华向“百万雄师”要人。在孔庆德掩护下,王力假称吃饭,由二十九师政委张昭剑带到小洪山一处雷达哨所。“百万雄师”发现王力逃走后,进行全城大搜捕。期间有情报显示王力躲在小洪山哨所。刘丰、张昭剑保护着王力下了小洪山,将其送至空军司令部,成功脱险。

7月24日,中央军委紧急电报,通知陈再道、钟汉华到京,参加中央召开的重要会议。陈再道、钟汉华刚下飞机,就得知他俩已被撤销职务。

7月25日,中央文革在天安门广场召开百万人大会,公开声讨、批判武汉事件的制造者, 欢迎谢富治、王力、余立金。 7月26日,陈伯达起草《致武汉群众和广大指战员的信》。毛泽东在初稿上划掉了 陈再道、钟汉华的名字,改掉了“党内、军内”的说法。王力校对时,又在“你们英勇地打败了武汉地区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极端狂妄的进攻”这句话中,将“武汉地区”这四个字,改回了 “党内、军内”,埋下祸根。

0
《春秀集》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