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现代性 8.9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解放
白汁

如果个体是公民最为可怕的敌人,如果个体化意味着公民身份和以公民身份为基础的政治带来麻烦,那是因为就其本身而论的个体的关心和关注,已经遍及公共空间,有权成为它的唯一合法的占有者,并且推开所有其他的公共话题前进。“公共空间”被“私人”占领着;“共同关注”被贬低为对公众人物私生活的好奇心,公共生活的艺术,也被局限于私人事务以及公众对私人感情承认的公开展示。

0
《流动的现代性》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