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瑟而歌 8.8分
读书笔记 林徽因:明暗自成内心的奥秘
参无见

“你不能通过观察较低的人得出较高者的原因和动机,任何这样做的企图都将非常可笑地把真相歪曲。”阿兰·布鲁姆说。

古代人通过仰首注视那些较高者来校正自己,当代人则通过把玩自己的脚趾来揣测较高者。是否承认人就其本性而言有高低之分,以及,究竟是以差异还是一般性来衡量人,这构成古今思想之间的巨大分歧。

当古希腊人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时,他们心里想的,是理想的人;拿破仑称赞歌德说,“这是一个人”,他也在重申古代关于人的定义,即堪作事物尺度的、完整的人;这也是《论语》中“子路问成人”的意思,“成人”就是成为人。

霍布斯以降的现代思想家篡改了人的定义,人性的真相从此取决于其中最低劣、丑陋和一般性的部分。

0
《取瑟而歌》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