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9.1分
读书笔记 西南联大中文系
兆小眉
说闻一多先生讲楚辞,一开头总是“痛饮酒,熟读《离骚》,方称名士”。有人问我,“是不是这样?”是这样。他上课,抽烟。上他的课的学生,也抽。

真不禁莞尔。读文学就该这样嘛!想起以前夏天在爱丁堡,关在小教室里和一帮美国学生跟着一位苏格兰本地老师读苏格兰当代诗,我很惭愧地一向读不来西洋诗。记得老师当天带了一瓶威士忌,一包冰块,一袋塑料杯,说读苏格兰诗就应当配苏格兰威士忌,于是我们愉快地一边喝一边上课。

那个老师长着苏格兰男人常见的姜红色(ginger)头发和络腮胡,性格宽厚温和,他那时在爱大还是创意写作的在读博士,似乎截至近期已经出版了两本书。他还带我们去过"the medow"(草地,可能是爱丁堡最有名的草地?)吃最有名的一家炸鱼薯条,我一直觉得炸鱼薯条相当好吃,结果那次嘴馋地被烫到。还有一次在gay bar(他有女朋友,但是他和另外一名les老师带愿意去的学生们去体验,结果敢去的只有我一个中国女生,一个德国女生,一个印度女生,一个东欧男生等等寥寥几个,剩下的大部队——所有的美国学生都另择了可以跳salsa的酒吧,美国人真不如欧洲人思维开放),他大概认为日本和中国文化相近,跟我说他曾学习日本书法,又问我香港的地域身份(相对于中国)是不是和苏格兰(相对于英国)很像。

这么回忆着,就想念起苏格兰凉爽的夏天,和喝酒读文学的日子了......

0
《人间草木》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