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7.8分
读书笔记 谎言是一种有毒的文化
白鹰

谎言是一种有毒的文化

这种自尊的丧失和真实价值的撕裂成为一切极权统治——成功的、失败的和更失败的极

权——给国民造成的巨大心灵腐蚀。哈维尔把这种心灵腐蚀称作为“谎言”,成为对极权的经

典概括。哈维尔说,极权是对人的社会生活每个领域的全面控制和影响,而且,极权是一种

极其“善于变化、适应的意识形态”,不仅非常严密、细致、条理化、面面倶到,而且富有一

种特殊的纠错能力。这种纠错不是改变极权的目的,而是不断改变为实现这一目的而采取的

手段和途径。哈维尔还指出,极权是一种类似于宗教的世俗宗教思维方式和观念体系,“极

权对任何问题都有一个现成的答案”。极权可以借用外力资源,但任何外力资源都必然会被

它所同化,并转变为极权整体的有机部分。对极权要么是全部接受,要么是全部摒弃,“不

可能部分采用”,那些失败的和更失败的极权并没有改变它们的极权性质。对于看上去改良

了的极权,一个人哪怕只是部分地接受了它的合理性,也会就此陷入它的统治逻辑而浑然不

能自觉,其后果便是“人的生命遭受它的彻底影响”,心灵被不知不觉地毒害。

哈维尔曾经用一位水果店经理的例子来说明人的心灵会如何遭受极权的毒害,这个事例

中的极权日常生活细节与阿勒特关注的“德意志问候”一样,成为极权下国民人格的极有力的

细微象征。他们运用的都是“微观社会学”的观察方式。那位水果店经理在其橱窗上贴了一

条“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他并不相信这个标语,但仍然在装作相信。他从来不去

思考他贴在橱窗上的标语,这标语也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和他每天买进卖出的生活丝毫不相

关,但是他为什么还要将这标语混于洋葱和胡萝卜之间呢?哈维尔解释道:“很简单,因为许

多年都这么做,每个人都这么做,这是必须采取的方式。如果他想拒绝,这可能带来麻烦,

他可能因为没有照规定布置橱窗而受到责备,甚至指控他不忠诚。他做这件事是因为如果一

个人想生存他就必须做。”

哈维尔和阿勒特所观察的极权生活细节具有普遍意义,他们的观察让我们看到,一个人

不需要成为极权统治的刽子手,只要参与到它的谎言中,就巳经在被它的宣传所毒害,并在

协助延续这种谎言。寇罗考斯基(L. Kolakowski)在讨论极权谎言的《极权主义与谎言的德

性》中说,“极权制度的谎言之所以引起我们的关注,并不只是因为这种谎言的范围极广,

非常频繁,而且还是因为它产生的社会、心理和认知影响”。这使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

习惯于把政治正确当做真理,把遗忘历史当做创造历史,用条件反射来代替思想,用冷淡麻

木来对待堕落,以致整个社会陷入思想僵化、道德麻搏、人性扭曲的异化状态。

在这样一种异化的社会状态中,“生活在谎言中导致人类自我认同的深刻危机,这种危

机转而造就了在谎言中生活的条件”。这是一种练就全体国民奴性的谎言,一种极权统治所

独有的“组织的谎言”,也是一种使得国民自我教育和自我解放变得格外困难的集体谎言。当

社会中所有的人都加入一种集体谎言时,谎言也就成了一种文化,一种对人的心灵有毒害的

文化。要改变这种有毒害的文化,除了要改变强迫国民戴上假面在谎言中生活的政治制度之

外,国民们自己通过历史的教训,反思自己在相似环境中扮演的相似角色,应该是争取脱离

虚伪生存状态的关键一步。__

]�s���

0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