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7.8分
读书笔记 第184页
白鹰

至于“罗马人书”小故事中耶稣所说的“恺撒的物当归给恺撒”,那是耶稣的解困之说,并

不表示人们有义务按照暴虐政府的任何要求来纳税。法利赛人利用罗马政府征收人头税,问

耶稣是否该纳税,是想逼使耶稣说出“错话”,然后以此来攻击他。爱国的犹太人都拒绝向罗

马统治者纳税,因为纳税表明他们在政治上臣服于罗马。距当时大约25年前,加利利人犹大

曾率众反抗向罗马纳税,之后又有奋锐党人(Zealotry )步其后尘反抗交税。

法利赛人给耶稣的问题中藏有圈套:若耶稣回答支持纳税,即被视为不爱国,若耶稣回

答反对纳税,便又会被指责是在蛊惑,加剧政府的政治危机。耶稣识破他们的伪善,要他们

拿出一个硬币来,因为爱国的犹太人根本不会带罗马钱币。钱上有罗马恺撒皇帝之肖像,还

刻上他的名号“神之子”,大有拜偶像之嫌。耶稣说,如果他们身上有恺撒之物,就让他们交

税给恺撒。这样,耶稣就把自己和奋锐党等人划清界限。同时又暗示如果对拜偶像的政府效

忠,就是对神不忠。耶稣这无懈可击的聪明回答及表现使法利赛人觉得稀奇。耶稣的回答充

满智慧与技巧,不让他们找到可以攻击他的把柄。

在纳税问题上,美国人援引《圣经》,以不同的解释来支持不同的立场,在一些没有宗

教信仰的国家的人们看来,也许会显得好笑、迂腐甚至愚蠢。美国人在纳税是否有宗教正义

的依据问题上非常较真,也非常严肃,展现了他们国民性的一个重要特征,那就是,凡事都

不能只以现有的国家法律(实在法)为依据,而是要进一步地问:国家的实在法是不是符合

某种更高法的正义或道德原则。在美国人看来,只是服从国家法律而不用更高法衡量它的正

义性,那才是真正的好笑、迂腐和愚蠢。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同的更高法——《圣经》、

《古兰经》、自然法、普遍人权。美国人选择的是《圣经》,这是源自他们文化传统的选

择。其他国家的人民当然可以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但无论如何,他们也同样需要更高法,因

为没有更髙法的人民在恶法面前是完全没有保护的,也是缺乏抵抗理由的。

无度征税与滥用税金总是联系在一起的,而这二者都是以国家现有法律的名义施行的。

在那些只有实在法而没有更高法,或者根本否定、拒绝,甚至诅咒更高法的国家里,政府能

够以国家法律的名义任意向人民征税,甚至还可以欺骗他们说国家爱护他们,没有向他们征

税,钱本来就是国家的,本来就理应由政府随意支配。金钱对政府的败坏远甚于对个人的败

坏。一方面,政府越是能够无度地征税,政府就越有钱,行事就会越嚣张,越不拿老百姓当

一回事,政府官员则更是随心所欲、专横贪腐。另一方面,民众在纳税问题上越是没有发言

权,对这样的政府也就越是束手无策。

政府的好坏不能以它是否有钱,是否“国库充足”来衡量,正如英国作家伯格斯

(Anthony Burgess)所说,“国家在撸钱的时候总是效率最高的。”美国政治评论家格雷德

(William Greider)也说过,“除了征兵和把人送进监狱,国家最能显示权威的事情就是迫使

人们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也必须把钱交出来”。

政府的税收充足并非总是百姓之福,政府拥有征税的权威,也不是它深受百姓爱戴、拥

护的证明。有钱的政府未必总是把钱花在人民的福利上,而经常在财政上捉襟见肘的政府则

未必比能够大手大脚的政府更不关心普通人的民生。美国人在纳税问题上老是对政府抱有怀

疑和不信任,不是因为他们不爱国,而是因为他们对政府因有钱而容易腐败的道理深信不

疑。在纳税问题上抠门,这是纳税人对政府的爱护,也是他们的权利,在这一点上,大多数

美国人相信,高于国家的神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__

0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