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国家 8.5分
读书笔记 拉丁美洲南锥体地区的国家权力与公民社会的力量
雪磨坊

本文的目的是研究国家权力与公民社会的力量之间的消长关系(reciprocal relations)。从最抽象的层次来看,这种消长关系共有四种可能性。第一种,也是最明显的关系,学界已有所分析:国家权力的增长伴随着公民社会力量的衰弱,二者成零和模式。其次,国家与公民社会的权力关系也可以是正和的双赢关系。再者,双方相互作用的结果还可能是两败俱伤:国家控制政治产出的能力减退,而反对派采取集体行动的能力也大为减弱。当然,最后还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国家内部的行为主体的权力江河日下,而国家机器外部的行动者的力量却如日中天。

智利:

资产阶级上层愿意为了促进自身利益而放弃部分独立的政治工具的重要证明,是1973年传统政党民族党(Partido Nacional)的解散。

智利的“自上而下的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 from above)计划(尤其在1978年至1981年的繁荣时期)是高度镇压型国家所施行的自由主义经济的一种极端形式。关税一律降为10%,使得“民族工业资产阶级”丧失了免受进口制成品挑战的保护伞。

理论上,冲突应由劳资双方自行解决,而不需国家介入。当然,如果市场是在国家禁止工厂停工、禁止进行全行业谈判或者禁止工会领袖在政党中扮演积极角色等背景下运作,那么工会根本不可能离开国家独立生存。

乌拉圭:

事实上,在乌拉圭,总人口中被警察拘留问话的百分比,比南锥体地区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其新闻与学术审查更全面,对游击队和劳工的镇压也更残酷。乌拉圭的公民社会在1973-1978年间大幅度萎缩。但在1978-1981年的三年间,该政权领导其在公民社会中的原始盟友的能力却明显下降,而且反对派提出不同意见的能力也开始增强。

巴西:

公民社会中的几乎全部领域都受惠于教会的重新定位,尤以工会运动为甚。

0
《找回国家》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