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7.8分
读书笔记 第137页
白鹰

把最优秀的人才选拔到政府各部门里去,这个原则虽好,但如何挑选优秀的人才呢?挑选

的工作又该委托给谁呢?现代民主的民众普选,在古典共和那里不是一种可行的选择,因为挑

选政治英才的人自己就需要有丰富的政治经验,受过好的教育并富有才能。受教育是一件只

有少数人才有闲暇享受的美事,普通民众既缺少教育,又不具有政治经验或卓越才能,无法

成为合格的人才挑选者。因此,最佳的古典共和必然是贵族制度的(由优秀者掌控),但又

必须不是世袭的贵族制度(世袭只能为庸才开路)。

因此,这样的政体只能是贵族寡头的统治。它并不需要为少数人统治而感到忧虑,因为

他们都是以共同体利益为首要考量的优秀人士,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描绘的,他们只

拥有很少的私人财产,他们在选拔下属或后继者时,对具有相似才能者也是一视同仁,通过

公正的考试和竞争选出最佳人选,一步一步地将他们培养成政治栋梁。从他们青年时期开

始,他们所接受的必要教育就是由共同体负担的,学成之后当然也是为共同体服务的。

但是,这样的共和政治体制并不像柏拉图想要规划的那么“理想”,实际情况是,无论统

治者多么贤明有德,都不能在普通公民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统治,普通公民的同意是统治者

合法性的条件,而统治者的贤明有德只不过是一个能力资格的条件,它虽然必要,但并不充

分。

亚里士多德认为“由多数人执政胜过由少数最优秀的人执政”,这是因为,“尽管并非人

人都是贤良之士,他们聚集在一起也有可能优于少数人——当然不是就每一个人而论,而是

就集合体而论,好比由众人集资操办的宴席较之于由一人出资的宴席。因为,众人中的每一

成员都部分地具有德性与明智,当他们聚到一起时,众人就仿佛成了一人,多手多足,兼具

多种感觉,在习性和思想方面也是不拘一格。”

亚里士多德是从公民理应在共同体中分享“荣誉”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无论多数人

是多么平凡或不贤明,如果他们不加人,没有参与公共事务的荣誉,那么就不可能有好的共

同体。一个好的共同体,一个以高尚的目标来建立的共同体,必须是一个让所有公民分享荣

誉(多寡另当别论)的共同体。因为“政治共同体的确立应以高尚的行为为目标,而不单单

为了共同生活。”

亚里士多德又问:“那么,是不是应该由那些贤明之人来执政和掌权呢?”他的回答是否定

的,因为“那样一来,所有其余的人必然会与荣誉无缘,失去在行政统治中任职的荣誉或资

格。因为我们说各种官职都是某种荣誉或资格,如果同一些人始终占据这些官职,其他人就

必然会被摈弃于荣誉之外。”

亚里士多德再问:“那么,让最出色的一个人来统治会不会好一些呢?”回答还是否定的,

因为“这样更具有寡头制的色彩,城邦内失去荣誉的人也就会更多。”因为一个人或少数人能

享受荣誉,而剥夺大部分人获得荣誉的机会,这不是一个好的共同体应该主张和实行的。

以政治服务民众是政治人物的荣誉,以选举来推选为民众服务的政治人物则是选民的荣

誉,也是他们的权利和责任。投票决定政治人物谁能得到而谁不能得到他想要的荣誉,投票

能让尽量多的民众有参与共同事务的荣誉。在一个主张荣誉分享的政治制度中,投票和表示

意见都是防止荣誉独占的主要方面。如何朝这样一个制度努力,恐怕正是政治改革一个重要

课题。__

0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