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7.8分
读书笔记 第78页
白鹰

古典共和的教育观将美德提高到一个无比高尚的精神境界,与此同时,也把“法”以及与

之相关联的“虔诚”提升到一个同样的高度。公民美德取决于法和用法律来强制执行的共同体

习俗与教育。古典共和所说的那种法的教育是直接的。公民美德、教育和道德都必须通过立

法来规定,由官员的称赞和责备以及依法进行的赏罚加以督促。因此,美德与对法(的责

罚)的畏惧,也就是法的强制,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这使古典共和的美德与启蒙主义的美

德观念呈现出迥然不同的特征,康德便是提倡启蒙主义美德观念的一位代表。

康德的启蒙主义的美德是自由的,是个人自愿承担的,一旦它受到外力强迫,它就不再

是美德。康德认为,教育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对待人的自由:“教育上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如何

调节对于必须有的抑制的服从和儿童应用自由意志之能力。两者如何联合而后得其平,因为

抑制是不能免的。我如何可以在抑制之下发展自由的精神?我非使学生受他的自由的抑制,同

时再导以善用自由之途不可。否则教育完全是机械的;儿童至教育告一段落时,亦绝不能善

用其自由。”康德把美德教育看成是一种教人如何自然向善、自由向善的教育。一方面,美

德因自由选择而自然而成;另一方面,若要自然,则必须自由选择。

以害怕惩罚来教育美德是缘木求鱼,效果正好适得其反,因为惩罚的结果是被迫地避免

作恶,而不是自由意志选择的行善。康德认为,惩罚分为“道德上”和“身体上”两种。道德的

惩罚是“故意不满足小孩子求人敬重讨人喜欢的希望;比如,我们冷淡他,远离他之类”。身

体的惩罚“是拒绝儿童的请求,或者是体罚”,往往是“道德的惩罚无效,乃不得不用身体的

惩罚。然而善良品格不是这样养成的”。更危险的是,如果不慎用体罚,则“易于养成奴

性”。教育中运用惩罚,“不过是最初可以用身体的裁判暂时代替思考而已”。

奴性皆因强制和只服从强制而形成,正如奴隶与自由人相对立一样,奴性是自由的反

面。古典共和教育本是自由人的美德教育,然而古典共和却以强制和畏惧教育美德,这给高

尚的美德蒙上了阴影。美德因此而变成了一种与“自然”相悖的素质。既然人的美德必须由畏

惧来维持,又怎么能说美德与人的自然天性相一致呢?又怎么能说,人有向善背恶的天良呢?

把只能暂时奏效的惩罚当做最重要的教育手段,必定难以收到长期的品格和美德培养效果。

对于我们今天的国民美德教育,这是不可不知的道理。

0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