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7.8分
读书笔记 第69页
白鹰

许多经济学家发现,当一个国家中的大多数人收入增长到一定程度后,钱对于提升幸福

和快乐的作用就会大大减弱,但是,目前中国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莱因教授所述及的那些

快乐都是以收入为条件的,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中国许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所不能负担

的。这不是说他们的生活一点没有得到改善,而是说,改善往往只是“喘息”,而不就等于是

幸福。正如莱因教授所说,国民经济发展(他称之为“集体财富”)可以为穷人买到一些改

善,“更准确地说,买到从痛苦中得到喘息的机会——喘息并不是真正的提升幸福”。

在中国,经常靠纵向比较来感受幸福的,大多数是经历过艰苦生活的那几代人,他们回

忆“三年自然灾害”和“文革”时期的困苦生活,感觉到现在的幸福。这就像“文革”时期用回忆

解放前的苦难和吃“忆苦饭”来感受新中国的幸福一样。对于今天的年轻人,这种纵向比较的

幸福已经很难有真实价值了。在看待自己是否幸福时,他们更倾向于作另一种比较,那就是

人与人之间的横向比较。

横向比较是在同一时段内与旁人的需求满足对比中进行的,它的结果经常是消极作用大

于正面作用,也就是说,它的结果往往不是因为自己超过别人而感到幸福,而是因为自己比

不过别人而感到不幸福,这种不幸福感会大大抵消从纵向比较得到的幸福感。十八世纪思想

家让·雅克·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中就已经说过这个道理:人类的相互攀比

带来的痛苦要远超过快乐和幸福,因为比来比去,总会还有比你过得更舒适的人。而且,人

对舒适的享受可以很快适应,“这些舒适的享受一旦成为习惯,便使人几乎完全感觉不到乐

趣,而变成了人的真正的需要。于是,得不到这些享受时的痛苦比得到这些享受时的快乐要

大得多,而且有了这些享受不见得幸福,失掉了这些享受却真感到苦恼了”。

追求横向对比幸福的途径,对于个人来说,就是拼命挣钱,对于国家来说,则是竭力追

求经济发展,提高GDP。这种缺乏精神价值观支持的幸福追求被莱因教授和许多其他经济学

家称为是一个“悖论”,因为只是关注财富会降级个人的幸福,“一味追求增加国家财富会要

求牺牲目前这一代人的幸福,使他们无法去做能使他们幸福的事情,如家庭生活、友情和取

得社会尊敬”。就个人而言,为挣钱而忽略对家庭和子女的责任,变得对知识追求和精神交

流既无兴趣,也无精力。钱是挣到了,人却变得低级庸俗。就国家而言,为快速发展而忽略

劳动环境和破坏自然生态,GDP是上去了,但生存环境变得恶劣,社会分配缺乏公正、贫富

悬殊、一切向钱看、贪腐成风、道德低下,人并没有变得更幸福。

就纵向和横向比较产生的幸福感而言,一方面,人不能在不知道痛苦或不在乎痛苦的情

况下了解什么是幸福和要追求什么幸福,因此,幸福总是需要有某种比较。但是,另一方

面,比较又往往是局限的,甚至是盲目的。这样的比较虽然可能给人们带来短暂的个人幸福

感,但却并不能指明什么是具有长久和实质意义的幸福。__

0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