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7.0分
读书笔记 序
hihihi
1786年11月4日,歌德在罗马给自己的母亲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将变成一个新人回来。”
重获新生的歌德其实并没有变成一个新人,就像在东京度过的一年并没有把我变成一个新人,我们只是更像自己本来该成为的样子。

P9 2015.12.17(星期四)
也许艺术家是想让人们在荒诞的恐怖中获得奇妙的安慰? 在东京街头,眼睛占了整张脸三分之二的动漫形象让我头晕。这是人们为了逃避吗?逃避成年人的情感,以逃避成年人的责任,面对复杂的情感用一句略带神经质的“哇——”来应付。人为了逃避要面对自己,可以做出一切事来。

P13 2015.12.18(星期五)
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会享受不能够以各种形式分享的快乐。

P15 2015.12.19(星期六)
如片中这种性的饥荒非常老套,基于性饥荒的任性转变显得非常可疑。我总觉得很多男性艺术创作者对于男女关系没有想象力,一旦觉得作品里男女关系缺乏推动力,就用“性”作为万能的解药。

P25 2015.12.22(星期二)
三岛由纪夫曾经看过他初次登台,当时他演的就是《妹背山妇女庭训》里的三轮。三岛由纪夫感慨他是“从天而降的象牙精雕的花旦,反时代的魅惑”。那时候的坂东玉三郎应该还不到20岁,那种天真而可怜的风韵只能靠想象了。
坂东玉三郎的宿命要更悲凉一些吧,天生就要继承这么脆弱而容易衰老的命运。
晚上回家,重新看了一遍三岛由纪夫的短篇小说《旦角》,他写道:“增山从万菊那温柔、婀娜、优雅、纤细以及集种种女性魅力的舞台身姿中,感觉到有一种犹如暗泉般的东西涌现出来。居然增山无法把握那究竟是什么,但他却曾认为那是舞台俳优最大魅力的莫名之恶,是那种诱惑人心,让人们沉溺与瞬间美之中的优美之恶,这才是那暗泉的真面目。”
三岛由纪夫被坂东玉三郎激起的“暗泉”,恐怕是性欲吧。
作为女性,我看到比女人更娇弱动人的男性,并没感觉到任何的嫉妒和保护欲,只是觉得有点难过。世事艰险,连男人都变得不像男人,更不需要什么男花旦的点缀了。

P28 2015.12.30(星期二)
味道却很一般,带着血的马肉,太鲜活了,似乎能尝到它生前奔跑时的味道。爸妈的赞扬都很勉强。

P34 2015.12.31 (星期四)
谁不愿意拥有老灵魂?青春之躯下有着一颗沧桑的心,活的自知、克制,生命仿佛是一场漫长的“余生”。
——这也是如今“老干部”大热的原因,“老干部”代表了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禁欲,节俭,热爱养生,情绪起伏小,对一切司空见惯。这对于年轻的女孩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不仅仅是俊朗的外表和老派举止之间的反差萌,还出于一种经验上的崇拜。“老干部”虽然在

0
《东京一年》的全部笔记 3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