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记(增订版) 9.3分
读书笔记 迁徙的城堡
[已注销]
只有经济系的人比较多,一年总有四五十人。我想这大概和将来就业有关系,学经济的毕业以后出路好一点。可是其他的,比如学政治的,出来你干什么?做官也没你的份。

读到这儿就笑喷了

《国史大纲》是钱穆当年的讲稿,学期末的时候,他说:“我这本书就要出了,宋代以后的你们自己去看。”再比如二年级必修的中国近代史,老师只从鸦片战争讲到戊戌变法,清朝灭亡、民国成立都没讲。实际上,中国近代史应该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20世纪40年代,正好一百年。可是老师只讲五十年,等于只讲了前一半。向达老师教印度史,两个学期只讲了印度和中国的关系,成了“中印文化交流史”。我爱人上过北大陈受颐老师的西洋史,一年下来连古埃及多少王朝都还没讲完。我记得冯友兰在回忆录里说,他在北大上学的时候有位老先生讲中国古代哲学史,结果半年只讲到《周易》,连诸子百家都没涉及。

再次笑喷,中近发老师就是这样。中国近现代政治发展史,打个折扣就算近代吧,那也得从1840到1949。结果一整个学期下来,只讲到1860,洋务运动,48个学时啊金老师!据说往年有一回进度感人,居然还讲到了民国成立。金老师讲课进度之佛其实还是挺少见的,上了三年课,其他老师都有syllabus,有时间控制得好的,也有控制得不太好的,控制得不好的就是每次课刚开始的时候旁征博引(说得不好听就是扯东扯西),快下课的时候启动马达疯狂过ppt,一个学期下来syllabus上的知识点都会带过。我觉得,像西南联大那时候的小班精品课,类似现在的研究生课程,可以自由随意,有深度就行;而我们现在的本科生课程,大多数教授的是基础知识,还是需要按照syllabus的规划帮学生搭起对学科的框架性认识,不能太散漫,讲到哪里是哪里。何先生把授课节奏上升到学术自由我觉着有点过了。这是教学,不完全等于学术。我还是比较喜欢书里写的皮名举先生系统、条理的讲课方式。

只记得有个湖北的同学,年纪很大了,课上总能跟金先生辩论,来不来就说:“啊,金先生,您讲的是......”我们没那个水平,只能听他们两个人辩

想起了各种专业课上被王大神支配的恐惧......

二则非常穷,吃喝玩乐的事情都做不了,一切娱乐都与我们无关

对啊,我就是,每天就是写日记玩儿,一分钱不花

很多同学都不上他的课,姚先生也从来不点名。到了学期末,我们把同学的笔记借来看看,应付考试。
怎么会多出这老些人呢?因为郑先生的课最容易pass,凡是选了课的,考试至少七八十分。所以什么物理系的、化学系的都来选,叫做“凑学分”,这在当时也是一种风气

这在现在也还是一种风气

好想买这本书,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翻着玩儿。没有对何先生不敬的意思啊,真的很有趣。写完这句话,精分的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正气凛然的我,斥责不务正业嬉皮笑脸的我:“肤浅!你就看着好玩儿是吗?能不能有点内涵?有点深度?有点脑子?”我,其实,也很想有啊......

0
《上学记(增订版)》的全部笔记 3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