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迫的美学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一辑 建筑物语
咩咩

临在中国,建筑风格的问题往往要复杂得多。20世纪早期,建筑风格常常是两种文化冲突挤压的结果。因为有了外来的西方建筑样式,这个问题通常只能有三种答案:西方“洋风”式,中西结合的中国式,中西结合的西方式。后两者是对于前者的回应,暗含的目标都一样一一建筑的民族化。完全由西方人建造的西方式建筑其实早在四百多年前就出现在珠江口的澳门,然后现身于广州的商馆区,跟着蔓延至沿海口岸的租界,最后在上海的外滩形成规模。外滩的商业建筑群在风格上几乎都是舶来品,无论是汇丰银行还是沙逊大厦的设计师,都谈不上受到文化神突的困扰。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文化冲突的焦虑只会发生在弱势的一方。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西洋建筑风格以压倒性的优势进入中国时,主动去恢复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又是西方人。起源点是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和燕京大学。之后形成了民国时代最典型的折中主义建筑风格。从表面上看,西方人热衷于中西结合式的建筑样式是审美的偏好所致,但实际上还是文化策略的成分更大些。为什么复兴传统的建筑风格几近变成南京政府的建筑“国策”?这说明在沖突的现实中建筑风格确实是关乎民族尊严的大事。 其实,中西结合的建筑还是有个中国式和西方式的比重问题。墨非设计的协和医学院虽被指责为拼凑,但我还是宁愿把它归类为“中西结合的中国式”,以区别于后来以杨廷宝为代表的“中西结合的西方式”ー一中国式成为西方式的装饰附件。风格的命运的确不好预测,无论怎么说,还是杨廷宝先生的人脉最旺。新中国成立后,从民族文化宫到毛主席纪念堂,同样的风格传承都能被发现 到了全球化的时代,建筑民族化可能已不时髦了。今天,西方建筑师和海归派共同驾驶着中国当代建筑的火车头。与近百年前相比,建筑领域的文化冲突可能更多地转化为利益份额的冲突。而解决之道则有了挺大的进步一一把民族化置换成“文脉”,我们似乎正在创造又一个中西结合的新高潮。

0
《被压迫的美学》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