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航班 8.0分
读书笔记 总
言及旭

现在网上和一些时尚杂志里似乎有一种潮流,就是一些年龄其实不大的人们争着为“成长”下定义,争着追悼其实还没远去的青春

认识谭斐的那一年,我是十四岁,正是自以为什么都懂的时候。当然自以为懂得爱情——朱丽叶遭遇罗密欧的时候不也是十四岁吗?

那个时候我不懂得,其实十四岁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是真的不懂爱情;懂爱情的,不过是莎士比亚

一开始是为了抗拒以我十四岁的生命承担起来太重了的想念,到后来不是了,我的灵魂好像找到了一个喷涌的出口以及理由

从一开始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到明白自己的天赋其实只够自己做一个不错的普通人,然后人就长大了

反正他就是一个天生能轻而易举得到太多别人费尽心思也得不到的东西的人,所以他有资格活得这个奢侈——说好听一点,叫浪漫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碰巧生活在这个南方城市里,如果你碰巧在今年四月二十号上午九点左右到过火车站,你是否想得起你看见了一对年轻的男女,在站台上忘形地拥抱着。——我承认这个风景在火车站并不特殊。可能你认为,这不过是一对就要离别或刚刚重逢的情人。你想得没错,但事实,又远非如此

——《姐姐的丛林》

人为了让自己安心,养成了给万事万物都取个名字的习惯

可是只有当孩子们长大后,体会过劳作的艰辛,才知道随随便便的丰收是一样多么贵重的梦想

无所谓依恋,自然背叛也就无从谈起

你好像总是在最最珍惜一样东西的时候失去它

阿郎想要的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尊严地面对无边无际的苍穹的机会。他以为他自己是可以做到的。他以为这是他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他至今不明白尊严不是猎物,不是说你竭尽全力追赶就可以得到。尊严就像是你的回忆一样,永远只能跟你存在于不同的时空。只有当你自己不存在的时候才能跟他融为一体。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明白?尊严永远都是并且只能是一个路标,为候鸟们指引你坟墓的方向。所以莉莉原谅了阿郎,原谅了他的背叛,原谅了他的不辞而别,原谅了他的执迷不悟。他并不是残酷,他只是倔强

或者说,生命本来就不是一样可以忘情的东西。

生命不是为了放纵而且为了承担,为了一种日复一日没有止境不能讨价还价的承担

当你经历过很多的离散之后,你就能很轻易地在空气中嗅出永诀的味道

——《莉莉》

这世界上不知有没有一个地方,既没有那些令人窒息的贫穷,也没有那些随便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富贵

谁来坐天下,关我什么事。不管是什么人,我反正不能直呼其名,还不一样都得叫皇上?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个孩子跟他一样,毕竟用生命捍卫了一样他认为重要的东西。至于那样东西是什么,大可忽略不计

活着的人都已经死了,我呢,我的心死了,但是依然活着。不过,我挺喜欢这样。因为这种永远阴冷的感觉,让我能够体会他躺在墓穴里的感觉。我的心魂已经那样美轮美奂地离去。而躯体们同样以这样一种方式相依为命

——《广陵》

可能,你最终只能变成你当初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当你对自己说“我绝对不能过那样的生活”的时候,你不是在反抗,你只是恐惧。你知道那种生活对你来说是最为顺理成章的选择。只有极少数人能挣脱这个强大如地心引力一般的规则,变成自己真正想变成的人。可是那是非常卓越的人才能办到的事情,他们有比别人更强的意志,更强的力量,甚至是更强的情感。我曾经以为小龙女是一个这样例外的人,但是我忽略了一条,就是在卓越之外,你还必须拥有运气

就算所有的往事已经随着死亡而变得苍老,或者说,因为死亡而自动笼罩上一副肃穆的表情

在大多数人身上,你都能或多或少地看到时间的烙印。比方说,对现实的顺从以及因着顺从而生出的深深的怨气;比方说,对成人社会的制度的一些并不高明但是来自切身经验的理解能力;比方说,用成王败寇或者弱肉强食的法则来简单地解释一切;还比方说,对于弱者,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世界遗弃的弱者的不同情。年龄越大,就会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的这样的人。然后自己也一步一步地被他们同化

她尊敬所有的卑微是因为这些生生不息的卑微维持着我们生活的世界的运转,却不是因为想要自欺欺人地为自己生存的方式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我战战兢兢地捧着自己的灵魂,就像捧着一块易碎的玻璃。虽然它很廉价,可是它是我的全部

我和孟森严之间,那么多的争执与和解,那么多的煎熬跟眼泪,都只不过是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爱情本来就是一样存在于生活之外,不可能让我们得到的东西

所谓的叛逆,说穿了,不过是因为抱着一种百分之百的审美的眼光看待生活,而不愿意考虑道德、规范,以及一些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爱情绝对不能成为任何做坏事的借口,但是有时候,的确是真真切切的理由

很多次我都在问自己究竟坚强到什么程度才算的上是够坚强,尤其是当我咬紧牙关确信我已经没有可能更坚强的时候

神从来不去惩罚任何人。只不过你违背了他之后,总有那么一天,或早或晚,但是总有那么一天,你会发现他是对的,你是错的

他们做医生的人总是非常坦然地用一种谈论股票升降或者房子的平方米数的口气谈论一个病人剩下的寿命

你是不是还会告诉我一定要坚强?可是有一件事情我想知道,为什么有的人生来就可以绝对不去做自己认为是错的事情,可是有些人却不行?为什么有的人生来就可以厚颜无耻地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有些人却不行?为什么有的人可以那么幸运地把坚强用来坚守自己对什么东西的信仰,可是我不行?为什么我所有的、无穷无尽的坚强都只能用来忍受自己犯错之后的鞭挞和煎熬却不能用来遏制所有不好的念头?

有一种人可以在低头的同时维持自己的尊严。很简单,只要你做得到在低头的时候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胆怯,但是不让这低头的胆怯和屈辱污染了你对生活的善意

恨什么人和爱什么人是一样的。就像是游泳或者骑自行车。一旦你恨过或者爱过了,它就会像是一种技能那样潜伏在你的身体里面。有可能你把它们荒废很久,但是它们最终总是会跑出来,在适当的时候

如果你真的已经感到了起点和终点都是罪恶的话,如果你真的感觉到明明是无望的但还必须要忍耐的话,那就是修行

所有的繁华都是衰荣,所有的思念都是挽歌,所有的回眸都是永诀,所有的珍惜都是祭奠

——《怀念小龙女》

没有人会对一只丑小鸭的传奇感兴趣的,如果她还没有变成一只白天鹅

当年我们脑子里的奇迹基本就是由这几个元素组成:钱,钱带来的尊严,用钱可以换来的每一样像是梦境的生活道具;爱情,死了都要爱的爱情;还有飞翔一般的堕落,义无反顾的堕落,像是一颗被打出银河系的黑8那样头也不回转瞬即逝的堕落;然后就是死,自觉自愿干净利落的死。当时我们都觉得,能想办法让自己的人生同时拥有这些,那他这个人,我可以当之无愧的被称为奇迹。它就可以像是一个魅力绝伦的蝴蝶标本那样,只需静默在那里,不管有没有生命,轻而易举地就变成了一首唐诗的韵脚或者一阕宋词的词牌

我很想拥有很多很多的钱,很想变成一个至情至性的女人,很想变成一只凄艳到死的蝴蝶。可是我除了做完那些永远堆积如山的作业之外,还能怎么努力呢?至少,作业我现在该做的事情啊,努力做完眼下该做的事情总是不会错的。

见证了繁华蔓延或者繁衍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是很难有什么事情让他们惊讶。因为在尚且来不及惊讶的时候,另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东西就出现了。人总是不可能持续不断接二连三的欢呼或者尖叫吧,那样又累人又不好看,所以干脆再也不惊讶了。

你通常是在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永远失去它。

在我拿不定主意是买这样东西还是那样东西的时候,我可以把两个一起买下来。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人不是每时每刻都必须要选择的。

曾经,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的所有举棋不定全部都成为往事,我第一次勇敢的把我的狂欢跟痛苦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这个世界赤裸裸的阳光下面。再也不用去思考值得不值得,再也不用去亦步亦趋地界定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

让属于上帝的归上帝,属于凯撒的归凯撒

不过我依然可以在厨房里发现生死轮回,在阳台的花盆里发现众生平等,在浴缸的水的漩涡里发现自然尊严的秘密。

——《请你保佑我》

他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关心:比方说,房价为什么会像一个青春期男孩子的身高那样不可思议的疯涨;比方说,他们手里的股票到底该不该抛;比方说,看着龙城宽阔的马路上越来越多的奔驰或者是宝马,埋怨的问老天爷为什么他们也非常辛苦的工作了却不能得到如此丰盛的回报

镜通法师笑了:这世上,谁不脏

这个念头让袁季安心。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他就开始了无比漫长的等待。岁月一点也不难熬。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无论等多久,他相信,她总是会出现的

还是有人想的到,没有手没有脚的袁季吃东西的时候需要别人帮一把。原来还是有人知道,袁季自己其实不愿意像猫像狗一样的吃东西,袁季也愿意自己能像个人那样,堂堂正正的,有尊严地进餐

镜通法师教了自己那么多的东西,临走的时候,还给他揭开了这么天大的秘密。圆寂,真好,袁季长叹了一声,真好啊

现在的她总是毫无节制的一掷千金,可是就算这样她也没法忘记这些年来深藏在心中的所有屈辱和羞耻。不可能。可是现在,她似乎可以释怀了。她觉得她往后可以试着让自己平静地生活下去。因为,因为她又见到了她的老朋友袁季,因为她的老朋友袁季眼镜里盛着满满当当的安详,因为她总算是知道了,那个曾经跟她同甘共苦的老朋友,袁季,现在是幸福的

——《圆寂》

那个名叫尼采的疯老头说的,当我凝望无底深渊时,无底深渊也在回望我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每个人都对现状感到满意。

我一米八六的身高,为什么能容得下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深渊呢?

我想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让父母以我为耻了。也好,人生苦短,什么事情都该经历

睁开眼睛,世界寂静如常,或者在任意的角落上都有罪恶上演,可是天空到底是无边无垠的

我是生死,你是轮回;我是红尘,你是虚空;我是用来标示岁月的某个微不足道的点,你是容纳所有沧海一粟的无根;我是业障,你是修行;我是渴望成为神的人,你是无法褪尽人气的神;我是“此时此刻”的囚徒,你是“永恒”这片原野上的牧羊人;我是不可能脱离“此情此景”的肉身,你是天地悠悠的一部分;我是至情至性的欢笑与哭喊,你是高山顶上寂然的雪线;我是照耀微小灰尘的一线阳光,你是拥抱万物的黑暗;我原谅所有琐碎的恶意,你负责批判一切不自知的邪念;我是绚烂缤纷的幻想,你是不情愿地照亮万里海面的灯塔;我觉得我的一生太短,你觉得你的自由太漫长;我是你的南柯一梦,你是我必然到达的终点。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你生我,我生你,我们合二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恒。

——《宇宙》

回忆只有变成片断的、没有了逻辑的时候才是真正可靠的,才真正变成一个人精神的一部分,这是人们在年轻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领悟的事情。

人们通常缺乏想象力,不愿意试着想象一个老人也曾有过幼童时代。

我十九岁,我穿着十九岁那年的衣服,一条鲜艳的红裙子,款式和色泽都惨不忍睹——但是这其实没什么,因为年轻永远是狼狈。等你不狼狈了,你最干净的日子就过去了。

我把所有的期待都留给了尘世中的掌声,我把所有的眼泪都留给了我爱过的男人们,我把所有的牵挂都留给了我已经离去的父母和我如今已经不怎么认得的孩子,我把所有的欣喜和失望都留给了这个千疮百孔左右为难漏洞百出的人生。所以现在,对这个世界,我没有任何话好说。反正所有的风度翩翩都是徒劳无功,反正所有的情深意重都是海市蜃楼。

但是没有方向的时候,除了前进又能怎么样呢?转过头去原路返回才更需要勇气。

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西出阳关》

不管怎么说,我们失业不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好,是科学进步了

我居然忘记了,你不过是似曾相识而已,还是陌生人

我就像瞧不起这个仗势欺人的世界一样,瞧不起你。这个世界把我搞得狼狈不堪,可是我心里总有一个柔软的地方,心疼着它的短处。所以我还是爱这个让我失望透顶的世界的,正如,我爱你

——《光辉岁月》

“勇敢”似乎是一服万灵的药,嚼碎了,咽下去:可以用来对付深夜在窗帘上颤抖发笑的树影;可以用来对付夏天悠然地从天而降的那种名叫“吊死鬼”的青虫;可以用来对付冬天清晨必须要离开被窝那一瞬间刺到人血液里去的寒冷;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找我麻烦的,比我高大的孩子们;可以用来对付那些面目可憎的老师,以及他们的嘴里猥琐地宣告着的,这个世界庄严的准则

你记得,一个软蛋他只能等死,哪怕不是在战场上也是这么回事,他也只能输给勇敢坚强的人,懂么?

那么似有若无的潦草就像一缕没能及时按灭的轻烟, 缠绕着她们,让她们就像没有完全熄灭的烟蒂那样,轻而易举地,就能在厚厚的、温暖的灰烬上面被人辨认出来。

我慢慢的走,放心大胆地迈着步子,反正自己的影子拖在身后,不会被踩伤。

当他确定了自己不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时,他就能一鼓作气地把它摔得粉碎。

人只要肯苟且就什么都好办,屈辱的尽头其实有一潭深深的酸楚的温存,这是生活最终教给每个人的事情。

他运气很好,总能在人生的关键转折点上摸到一把同花顺。

酩酊大醉的断肠人不需要风景,只需要海鸟以及浪涛的声音。

那些光芒四射的人物传记里面,总会记录一些标志性的事件来证明这些了不起的人的轨迹。但是,像我这般卑贱的生命,或者用不着那么醒目傲岸的灯塔,用不着那么清晰的航标,一切都发生于混沌之中,没有光芒来提醒我。什么时候,我已遍体鳞伤;什么时候,我已脱胎换骨;什么时候,我已万劫不复。

致命的爱情原本就是个负伤的江洋大盗,暴尸荒野是它唯一的合理结局

有些事情就是没有办法和解,想要跨过去,你就只能打败它

生命有时候就像超市里的新年优惠礼包那样,不断不断不断地打折扣,是很廉价的

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那种由衷的惊喜,就像一只奔驰在茫茫雪原上的鹿,在天圆地方的荒凉里,突然仰头发现了北极光。

————《威廉姆斯之墓》

因为选择了他认为全新、合理,并且美好的东西,他有机会在青春已逝的时候重新成为一个孩子。等待被肯定,等待被奖赏,等待被原谅……生命在全神贯注的等待里似乎强大到跟岁月没有关系,笑容和眼泪都已不再牵扯到尊严。

那时候心里还有不多不少的一点温柔,如果能戛然而止,其实刚刚好。但是人生嘛,怎么可能允许你刚刚好。也许有的人能得偿所愿,跟他们的人生达到某种精妙的默契,准确的活着,准确的死——所有的准确叠加起来,一生直到落幕都大致优雅。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优雅的背后通常都支撑着如影随形的精明。

人们的眼睛都太容易盯着白马,即使他们知道岁月与白马无关,不过是他身下被奔跑带起来的那一小阵疾风。

——《胡不归》

恐怕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追逐着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理想,然后某一天,极其自然地,将这个理想阉割成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职业。以此谋生,并获得精神上的所有认同。

关于理想的痛苦是不合法的,是无病呻吟的,你张扬了,你表达了,你就活该去死。

那些批判你是幸福还是不幸的人们,都没什么想象力。

那时候我年轻,拥有用不完的自信,无论在生活里遭遇上什么样的幻灭,我都可以跟自己说,没事,这值得,我可以把它们画得很美。

我对自己笑笑,我知道也许我被打垮了,被无法像别人那样说话的自卑,被那片渐渐远离我的西伯利亚雪原,被恐惧。

这光辉足以支撑那些漫长荒芜的年月,奔跑在每一年的高速路上,走完六个小时无声的旅程

——《舞美师的航班》

0
《妩媚航班》的全部笔记 2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