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 7.5分
读书笔记 西班牙人不晓得爱尔兰海湾航行方法
呱呱

简直就像美貌倾向因角度和光线不同而产生微妙差异的神秘女性。且余味无穷。

而后,她悄悄拿起我的手引向自己的那个部位。如此这般,我们好奇心的领域再次大面积重合起来

画的周边飘来渔港小镇的空气。空气中混合着海潮味儿、鱼鳞味儿、渔船柴油发动机味儿。海鸟群一边发着尖锐的叫声一边在强风中缓缓盘旋。

我这个人,一旦有什么秘密,就把它锁进保险柜,钥匙吞进肚里。

不无奇妙或乖戾的看法想法!

可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自己能理解你这个人。不管你怎么想,你都是超出我理解范围的人。老实说,

此人具备形式不可思议的诚实性这点,让我再次心生敬意。

但是,那种状况是何以、如何导致的,其原委我无法读取。人的心与心随着时间的流移、随着状况的变化而或即或离这点儿事,我当然心知肚明。人心的变异是习惯、常识和法律所制约不了的,永远是流动性的——它自由飞翔,自由迁徙,一如候鸟们不具有国境线这一概念。

我现在如此承受的,我觉得是一种蛮不讲理的、刻骨铭心的遭遇。

那岂不是等于为自己设了一座拷问架?

天光破晓前的时间是那样漫长和孤独。不能看书,也不能听音乐,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凝视茫无所见的黑暗空间。围绕种种事情左思右想。而其大部分都不是我应该想的。

车体沐浴着星期日早上的太阳流光溢彩喜气洋洋,俨然刚打开包装纸的新品。

免色的银色捷豹,女友的红色迷你,免色派来的配司机的黑色英菲尼迪,雨田政彦的黑色旧版沃尔沃,加上秋川真理惠姑母开的蓝色丰田普锐斯。当然还有我开的丰田卡罗拉

自然而然的笑容如黎明时分的白月在嘴角谦恭地浮现出来。

天空眼看着变高,空气澄澈如洗,一条条云絮那般优美洁白,如用毛刷勾勒出的一样。

但这两个几乎同龄少女的魂灵似乎已经在哪里——例如在我无法涉足的深奥场所——交融互汇,结为一体。我已不能把这两个魂灵相互分开。

是谁、是什么替我准备了新的阶梯,而我只能按其程序移动而已。

原本以为这就是自己的路,一直像一般人那样走过来的。不料那条路忽然从脚下消失了。只好在不知东南西北的情况下两手空空地朝一无所有的空间屁颠屁颠走下去——便是这么一种感觉。

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我是留在随波逐流的冰山上孤独的白熊。放眼望去,哪里也没什么邮筒。白熊岂不有信也寄不出去?

我和她之间,一开始就有超越事理而互通心曲的地方。简单说来,就是脾性相投。

她点头:“是啊,或许是的。无药可医的莫名其妙的疾患,宿疾。”

“宿疾。”

当时我在心中坚定发誓:绝对不能放开这个女人。对于我,那也许是迄今人生中最辉煌的瞬间——终于把柚据为己有了!

纵使从远处——相当远的远处——使用多么高性能的双筒望远镜,也看不到一鳞半爪。

没完——免色身上有这种进退失据的意味。

面对那个少女,只要念及那种可能性,只要用这手指触摸假想,新鲜血液就能在一瞬之间流遍全身每个角落。迄今为止,我可能还没能真正理解生存的意义。”

午睡后脑袋深处也还是有模模糊糊的块体留了下来,感觉就像桌子狭小的抽屉里端塞满了旧毛线团。有人把那样的东西强行塞进那里,以致抽屉不能完全关合。这样的日子说不定我也应当测试车轮气压。在什么都没心思做的时候,人至少应该测一测轮胎气压什么的。

秋川真理惠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注视我的一个个动作,以验证文献细琐脚注的历史学家般慎之又慎的眼神。

自己也不大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但反正我在这里围绕什么思来想去。一个想法连上另一个想法,又和一个不同的想法连在一起。但怎么说好呢?这里有的总好像是离奇的感觉。又怎么说好呢?简直就像自己被“想”这一行为本身整个吞噬进去。

一如我带着某种想法活着行动着,这个洞也在思考着,活着行动着,呼吸着伸缩着。我有这样的感触。我的思考同洞的思考在这黑暗中似乎相互盘根错节,让树液你来我往。如自己与他者融在一起的颜料那样混浊,界线越来越扑朔迷离。 不久,我被一种感觉——周围石壁渐渐变窄的感觉袭上身来。心脏在我胸间发着干涩的声响一张一缩,甚至心脏瓣膜一开一闭的动静都好像听见了。自己仿佛正在接近死后世界那种阴冷的气息就在这里。那个世界绝非给人以厌恶感的场所,但现在还不应该去。

因我觉得以十三岁美少女为模特画画这点,说不定微妙刺激她的嫉妒心。无论怎样的年龄,对于所有女性来说都无疑是微妙的年龄。四十一岁也罢,十三岁也罢,她们都总是面对微妙的年龄。这是我从迄今经历的少许女性中切身学得的一个教训。

“说魂灵也好,或者说像气那样的东西。他是个气流很强的人。况且那东西说不定经年累月之间已经把特定场所熏染得透透的了,像气息粒子似的。”

人各有与生俱来的器,并非仅仅有血缘关系就能继承那样的资质。”

免色从车上下来,关上车门,仰望阴晦的天空,就天气思索片刻(在我眼里似乎思索什么),而后定下心来,缓缓移步走来门前,按响门铃,简直就像诗人写下用于关键位置的特殊字眼,慎重地、缓慢地。尽管无论怎么看那都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旧门铃。

沉默再次降临房间。令人想起什么也没写的纯白广告板的沉默。

“信哉斯言。宇宙规律无有例外。然而理念的优势在于本来无有形体。理念通过被他者认识才得以作为理念成立,才得以具有相应的形体。其形体当然不过是权宜性租借物……”

若无他者认识,理念就无由存在。同时以他者认识为能源而存在。”

我说:“就是说,只要没有不巧因为什么而失去记忆,或者彻底地自然地完全地失去对理念的兴趣,那么人就不能够从理念中逃脱出来。”

理念永远是中立性观念,使之变好变坏完全取决于人。果真如此,那么理念既可能对人做好事,也会反过来做坏事。是这样的吧?”

她没有心思跟对方说话的时候,同她的交谈好比站在热浪灼人的空旷的沙漠正中用小勺子向周围洒水。

和她在一起,她的容貌、身姿就在眼前,有一股相当奇异的感情袭上身来,觉得自己以往活过来的漫长岁月好像都在无为当中失去了。而且,自己这一存在的意义、自己这么活在这里的理由开始变得暧昧起来。以前视为确定的事物的价值,似乎意外变得不确定起来。”

人在脑袋里这个那个考虑很多东西,不能不考虑。然而事物实际走怎样的路线,不等时间过去是看不明白的。一切都在前头。”

斯巴达式环境的

这时,一直厚厚遮蔽天空的乌云终于这里那里现出裂缝。从中泻下的月光一瞬间照亮房间,简直就像澄澈无声的水清洗古老的石碑以使上面隐藏的秘密文字呈现出来。

那里的的确确有人存在的气息、有意识的发散。

因此只能闭目想来想去。没办法持续思考同一事物。好几个小时只是茫然追逐形形色色的思维断片而已,活像转圈追逐自己尾巴的猫仔。

刚一弓身坐下,我就觉察那已不再是我的凳子了。毫无疑问,那是漫长岁月中雨田具彦作画使用的他的凳子,以后也将永远是他的凳子。不知情的人看来,不过是伤痕累累的三条腿旧圆凳,但那里沁有他的意志。我无非势之所趋地随便使用那个凳子罢了。

春天生机蓬勃长出的所有叶片,无可避免地迎来晚秋静谧的死。

较之梦,感觉上更像是因了什么闪失而混入睡眠的现实的边角料。醒来时,已化为敏捷的动物逃之夭夭杳无踪影。

停顿片刻,我们再次在茫茫大海上追逐白鲸。世上也有很难变更的事。

“用语言不好表达。不过那应该是我在人生途中不明所以地丢失了而后来久久寻找不止的东西。人不都是这样爱上谁的吗?”

我说,“问题是,即使不特意做傻事,现实本身也足够出格离谱的吧?所以,我想自己一个人尽可能做得地道些像样些。”

人如果由衷期盼什么,总是能够如愿以偿的。我这样想道。通过某种特殊频道,现实可以成为非现实,非现实可以成为现实,只要人真心渴望。可是那并不等于证明人是自由的。所证明的莫如说是相反的事实,或许。

让画中出现现实中无法求得的东西,将自己本身的秘密信号偷偷打入画面深层,不让别人看到。

好比河流因地形而不时迂回,或此起彼伏歇歇停停,但归终不断增加着流量朝河口、朝大海稳步推进。我能够像感觉血液循环一样在体内真切感觉出那种动向。

她似乎在思考什么。大概由于思考的内容的不同而使得握着的手时而突然变紧时而悄然放松。这种地方也和妹妹的手给我的感触甚是相似。

夜深邃而寂静,似乎空中的云吸收了全世界所有的声音。

但是,每次想到这两个人,我都产生一种飘零无寄之感,就好像目睹通过车站的空空无人的一长列火车。

画在某一节点告以完成,不再接受我涂涂抹抹了,恰如性方面已完全如愿后的女性。

总之我们在一定期间内两人共有同样的音乐,一起听着送走了朝朝暮暮。就算能把物体区分开来,那上面附属的记忆也是区分不开的。既然这样,就只能统统留下了事。

从某一时间节点开始我就几乎不再听新音乐了,只是翻来覆去听中意的老音乐。书也一样。过去看过的书一再看个没完。对新出版的书几乎提不起兴致,时间简直就像在某个节点戛然而止。

有可能时间真的停止了。抑或时间尽管勉强在动而类似进化的东西却已终了亦未可知,一如餐馆在关门前一点时间不再接受新的订单。或者只我一个人尚未觉察也不一定。

但电话机什么也没告诉我,只是一味保持黑沉沉的沉默。

要素。尽可能表现视觉框外隐藏的信息,将其释放的意绪置换为别的形象——这是我在自己作品中——商业用的肖像画另当别论——所孜孜以求的。

周围有一种令人窒息般的气氛,仿佛各种活物隐身屏息,一动不动监视我们。夜半时分深重的黑暗催生出这样的错觉。

官僚系统就是这样的东西。一旦把什么定下了,变更几乎是无从谈起。

无论什么事都必有好的一面。”

哪怕云层再黑再厚,背面也银光闪闪。

“是的。我需要时不时返回原点,返回成就现在的我的场所。因为人这东西对舒服环境一下子就适应了。”

“众所周知,人间界是由时间、空间、盖然性三种要素规定的。理念之为理念,必须独立于三种要素中的任何一种。故而,我不能同它们发生联系。”

脑袋里高速振翅盘旋的什么已经敛羽歇息。

只要我们活着,就无法逃脱那一限制。可以说,我们无一例外地活在上下四方围着的硬墙之中。大概。

0
《刺杀骑士团长》的全部笔记 59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