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宫词 9.2分
读书笔记 三十
可可西里

太平:(不假思索地)爱情?爱情就是长相守,就是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张易之:在一起干什么呢?如果爱情的目的只是终日厮守,那爱情又有什么意义?恕我直言,尽管在别人眼里,您完善了爱情,可您的爱情就真完美了吗?就没有遗憾了?就如公主所言长相守了吗?难道爱情只对死者和他人而言?

太平被张易之的一番话说得茫然起来。

太平:……,那,那你以为什么是爱情?

张易之:是快乐,是浪漫!是此刻的感动、融洽及此时的幸福,就像我现在感受到的那样……请公主把好点亮!太平顺从地点亮了灯。张易之走上前,在灯下凝视着太平。

张易之:请公主看着我的眼睛……我想,我可能爱上公主了!

家仆在清扫院落,一片寂静,除了鸟儿清脆的晨鸣。李隆基在院中习剑。

旁白: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瓦解了我对爱情的立场……关于他的一切是那样的新奇。他的表情,他的身体乃至他迥异的魅力。长时间的孤独令我丧失了判断,我拥着他及其奇特的理论沉沉睡去,仿佛怀抱着薛绍的另一个灵魂……然而恐惧却随着清晨的第一线光明悄然而至。我望着他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慌张地预感到自己关于爱情的信念,正在被他微笑着摧毁……

李隆基止住剑法,倾听着屋内太平失控的声音,以及物件撞地的音响。

太平:……你为什么闯入我的生活?!……你以为仅凭你的几句诡辩就可以瓦解我的思念?……你住嘴,我不要听!我爱薛绍,我爱他,谁也无法改变……随着带有琴弦震颤的一声巨响,屋中哑然了。

屋内已狼藉一片。太平惊愕地面对地上破碎的古琴。张易之冷静地望着绝望的太平。

张易之:(语调依然平静)你把爱情摔碎了……

太平:(恐惧地后退着)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

张易之:我必须说,公主。您的悲伤使我的心灵感到同样的痛苦。你害怕了,害怕自己又一次坠入爱情。您正在怂恿自己,让对昨晚上背叛过去爱情的懊悔,来摧毁眼前唾手可得的幸福。您在回避自己的感情。我想这是连薛绍都不愿看到的结果。……公主,爱是你的自由。再一次的恋爱并不意味着对过去的背叛。除了长相守之外,爱情其实有着世间最丰富的形式。关键在于哪种令您真正感到快乐……薛绍不懂得这一点,所以他在伤害您的同时也令自己饱尝了痛苦,最终只能以死来解脱……你既然已经把长相守打碎了,那就让它碎了吧。

太平的灵魂再一次被张易之撕扯得体无完肤。她不敢面对自己,头脑完全失去了思辨能力。她把破碎的琴捡起来,抱在怀里,黯然神伤。屋里异常的宁静。张易之渐渐地向太平走过去。太平清楚地感觉到他的逼近。但她没有反抗。张易之将太平轻轻扶起,小心翼翼地像怀抱一个婴儿。太平已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顺从地被张易之扶到座位上。他半蹲在太平的脚下,仰望着她,手里拿着昆仑奴的面具。像薛绍当年那样,反复做着掀险的动作。随后,他又散开了头发。

张易之:我不是薛绍,也请您不要将我想象成薛绍,否则您将永远痛苦。你必须明白这一点……并且正视它……我是张易之

0
《大明宫词》的全部笔记 1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