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札记(1939-1944) 8.2分
读书笔记 1939
一字并肩摄政王

“让·玛丽·孔蒂将会谈及试飞员灿烂辉煌的业绩。但是,他毕竟是综合理工大学出身。因此,他会告诉你们,试飞员充其量只是工程师的测量手段罢了。而我,跟他一样,对这一点也深信不疑。我还相信,等到有一天,如果我们生了病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可以去问医师,他们什么都不问,只要用注射器抽出我们的血液样本来进行分析,得出相关的数据,然后,在对照一系列的数据之后,就能够用一片药片帮我们恢复健康,我相信,这一天肯定会到来的。但是,现在,如果我生了病,我就只能去看年长的乡村医生,他会对我上上下下地仔细审查,拍拍我的肚子,在我的胸口铺一块手绢,听上一阵,接着,我的咳嗽声就会传进他的听筒,撞击他的颌骨,最后,他冲我微微一笑,把我治愈。 我仍旧信仰库佩特、拉辛和德特鲁瓦,对他们来说,飞机并不仅仅是一系列参数的汇总,而是一个需要你对其进行测试的生物。落地之后,试飞员会小心翼翼地围着飞机检视一周。他们的手指尖会触摸整个机身,拍打机翼。他们并不计算,他们只是思考。接着,他们就会转过身,径直面对工程师说,“固定面要缩短。” 我仰慕科学,但我也仰慕智慧。”

这样的世界的确让我们这种“古代人”不适,他们只需要数据和方程式就能治病,但对病理和发病原因一无所知。

0
《战时札记(1939-1944)》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