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的邀请 8.1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holmespetter

民族主义,时刻需要感到自己受到外部敌人的威胁,并以此维持自身的运作。

捍卫人权,就意味着个体比他归属哪个群体更加重要。

今天真正的问题是,一个国家能否给人提供保障。

在现代社会里,我们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关心政治。

执政者们经常宣称他们是和平主义者,但这些人物之所以能够进入历史,大多是因为他们打赢了战争,而不是因为避免了战争。

战争迫使个人向集体交纳他们的身体和灵魂。

自由主义者反对使用法律“取缔”坏事,因为那意味着注定要取消个人自由权利。因为自由权利的基础就在于我们有可能做坏事。

许多时候,是公民对自由感到恐惧或厌倦,于是他们主动呼吁当权者进行镇压。因为自由,也就带来了滥用的风险。自由,使得每个人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于是恐惧。

在一个现代民主国家里,应当营造一个唯一的基础,然后在其上构建多重现实。唯一的基础,由法律营造而成。

自由,让人活得更像一个人。

0
《政治学的邀请》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