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 7.4分
读书笔记 第九章
喜乐
但是,吴蔓玲显然忽略了这样的一个基本事实,唯物主义只有在太阳的下面才有它的爆发力,一到了夜晚,当“物质”被黑暗吞噬之后,唯物主义也就成了夜的颜色,像魂不像“物”。大队部是巨大的,这巨大的、黑色的空洞会强烈而又有效地把吴蔓玲包裹起来,像她的皮 肤。这一来吴蔓玲的恐惧就切肤了,洋溢着阴森森的气息,很抽象。

跟阿城写知青有异曲同工之妙。 阿城写知青中有个不怕走夜路的男孩子,大家都愿意和他搭伴同行。“到夜里,吴秉毅抵得上个毛泽东,大家无论怎么背语录,念‘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还是畏惧。”

0
《平原》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