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商品与货币
魏玛第二共和国
麻布是以使用价值或有用物的形态来到世界上的。因而它的硬麻布的物体或自然形式不是它的价值形式,而正好是它的对立面。它首先通过把另一商品上衣作为自己的等同物,来表示自己的价值存在。如果它本身不是价值,它就不能和作为价值,作为它的等同物的上衣发生关系。在质上它与上衣等同,因为它作为同种人类劳动的对象化。也就是它自身价值实体的对象化与上衣发生关系,并且它只等于一件上衣,而不是X件上衣,因为它不仅是价值一般,而且是—定量的价值,一件上衣包含的劳动正好和20码麻布包含的劳动一样多。通过同上衣的这种关系,麻布一举数得。由于它把另一商品作为价值与自己相等同,它自己就把自己当做价值发生关系。由于它自己把自己当做价值发生关系,同时就和作为使用价值的自己区别开来。由于它把自己的价值量—这个价值量是指两者,即价值一般和一定量的价值一表现在上衣上,它就使它的价值存在具有一种与它的直接存在不同的价值形式。由于它这样表现为与它本身不同的东西,它才实际上表现为商品——有用物,同时是价值。就麻布是使用价值来说,它是独立的物。相反,它的价值只有通过与别的商品例如与上衣的关系表现出来,在这种关系中,上衣这种商品在质上与麻布等同。从而在一定的量上相等,可以代替它,可以和它相交换。因此,价值只有表现为交换价值,才能得到自己的、与使用价值不同的形式。

行了行了……知道价值的社会性了……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