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 8.5分
读书笔记 共同体与财产
oblivious忘却

(旁批)基督教财产观被加尔文改造成绝对的:

然而,要等到正统的新教,特别是加尔文主义,才对财产的区分采取了毫无顾忌或不加鉴别的做法。在加尔文那里,对财产的的这种不加鉴别的接受,应归因为他的过度的决定论思想。既然财产存在,他就毫不怀疑地认为,这必然是依据上帝的意志而出现的结果。当然,加尔文主义并没有使财产的管理摆脱所有的道德制约,这一点与自由放任主义理论有所不同;“我们不过是上帝的管家,替他照看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这一基督教的观念,仍然在加尔文教和天主教思想中占有相当重的分量。但是,管家(stewardship)这一观念,很容易蜕变为博爱(philanthropy)的观念,成为为财产区分进行辩护的理由。加尔文说:“如果上帝不是为了给我们一些行善的机会,那么,到底为什么上帝允许一些人富裕起来,而让其他的人贫穷依旧”于是,加尔文主义就成为资产阶级的伪善的和富豪的(plutocratic)理想主义奠定了基础,慈善也成了非正义之遮羞布。针对资产阶级的伪善,16世纪的宗派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发动了严厉的抨击。应当说,资产阶级对此是无可推脱的。

0
《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