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十二
Reader
硯席書生倚稚驕,邯鄲一部夜呼囂。朱衣早作傳臚讖,青史翻為度曲訞。…」牧齋自注:「是夕又演《邯鄲夢》。」

嚴先生謂:「牧齋此首寫五十餘年前飲恨之事,由夜觀演戲觸動,抒發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之感歎。」又謂:「首聯寫眾人觀戲之熱鬧場面,… 與書生並肩而坐者,『稚驕』之人。『稚驕』猶『驕稚』…此一眾人等雜坐囂鬧場面。…起二句,牧齋似寫少年時看戲情景。」

「是夕」何夕?乃此詩釋讀關鍵。有四種可能。一,指寫詩之夕,嚴先生前稱「由夜觀演戲觸動」近此說。惟八十歲老人,豈能與倚稚逞驕之同學看戲?且寫詩之夕未特定,如何「是」之?二,指少年時某夜,嚴先生後稱「似寫少年時看戲情景」,又近此說。惟若為「某」夕,自非「是」夕。故此說尤失文理。三,參考前詩(第十一首),指牧齋五六歲時,「看演《鳴鳳記》」其夕之夕。惟五六歲小兒,豈有同學少年「硯席書生」可言,看夜戲高聲喧鬧更不似兒童舉止。

只剩第四種可能:指前詩牧齋自注「庚戌登第」,初見孫丕揚之夕也。這應是最佳解釋。準此,則此詩所謂「硯席書生」可指牧齋同榜年輕進士。大家晚上一同去看戲(甚至票戲),看的是《邯鄲記》。為何選此戲?參考錢曾注,當可推知答案是:大家不滿狀元給了韓敬。具體言之,多謝嚴先生鉤稽出來:戲文裡有這一句「卷首定蕭裴,曾到的寒盧那狗才!」同學藉此發洩情緒罵狀元。恰恰是「倚稚驕」、「夜呼囂」。否則值此人生得意時,跑去看邯鄲夢,豈不殺風景? 倚稚驕之倚字,當是恃義,不好解為「並肩」。

又,準此解釋,是夕多半也演了《鳴鳳記》。倘如此,孫丕揚或許也在座。晚明太有趣了。

次日又查:庚戌科傳臚為川人朱綵,號穉鶴,登第時年(虛歲)廿五,甚少年。穉即稚也。朱綵,詞義亦近朱衣。與此詩種種巧合。如非巧合,則是夕倚稚驕、夜呼囂之書生,傳臚朱綵當為要角,而他比湯顯祖更早發現了這個「傳臚讖」。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