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十一
Reader
柏寢梧宮事儼然,富平一叟記登延。牽絲入仕陪元宰,執簡排場見古賢。早歲光陰頻跋燭,百年人物遞當筵。舉杯欲理滄桑話,兒女讙呶擁膝前。(牧齋自注:余五六歲,看演《鳴鳳記》,見孫立庭袍笏登場。庚戌登第,富平為太宰,延接 如見古人,迄今又五十四年矣。)

嚴先生謂:「富平即孫丕揚,… 牧齋注… 孫立庭似為扮演孫丕揚之演員。然孫丕揚號立山,『立庭』或為『立山』之訛,亦有可能。」

惟《鳴鳳記》第四十一齣,稱孫丕揚「孫立亭」。則立庭縱為訛字,其為立亭之訛,當更有可能。惟未必為訛字。孫丕揚可能另有「立庭」之字號。蓋「取字之同音者為號」,「其風實熾於前明至近日也」(《文史通義 ‧ 卷四 ‧ 繁聲》)。可參《霞外攟屑 ‧ 卷五 ‧ 字號假借同音》諸例。立庭與丕揚,有「揚于王庭」等古訓可徵。以孫之身份,自稱立庭,不為托大。牧齋以立庭稱之,尊之也。

第四句,嚴先生謂「感歎光陰飛逝,一生所見風流人物,不無當筵舞袖之徒,遜於『古賢』遠矣。…『百年人物』,或官場中長袖善舞之權貴也。」並引楊億《傀儡》詩為當筵舞袖說之佐證。

惟依簡約原則,此句解為百年人物輪流上場,似更切合詩旨。當筵舞袖之說,義蘊雖深,但不免波及孫氏。「遜於古賢遠矣」一語,句義本無。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