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8.6分
读书笔记 第一卷
一萬隻畫眉起飛

我選取的是查拉斯圖拉如是說第一卷的部份,扎拉图斯特拉前言

Zarathustra在30岁时到山里隐修,10年后复出,“犹如采蜜过多的蜜蜂,我需要人们伸开的手。我要馈赠和分送,直到人群中的智慧者对其愚昧、贫者对其富有再次感到快乐。”【尼采:《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黄明嘉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页30,下同】下山路上碰到一个圣者,圣者说Zarathustra变成了孩子,是一个觉醒的人,但圣者在林中赞美上帝,“现在我爱上帝:人类.我是不爱了。我以为,人类是一个太不完美的东西。”【32】不过Zarathustra惊讶于圣者没听说过“上帝已死(God is dead)”。【33】
  来到索上舞者表演的市场,Zarathustra对人们宣告超人:“我给你们教投超人。人类是一种应该被超越的东西(“I teach you the overman. Human being is something that must be overcome)。”【34】“超人是大地(Erde) 的意义(Sinn) 。让你们的意志说吧:超人必定是大地的意义!我向你们发誓,我的弟兄们,你们要忠于大地,别相信那些向你们侈谈超越大地的希望的人。”【35】“人类是一根绳索,连接在动物和超人之间绳索悬于深渊上方。…人类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类之所以可爱,是因为他是一种过渡,一种坠落。”【38】“我爱那些人.他们首先不在星辰( Stern) 的彼岸寻找一个坠落和牺牲的理由:而是为大地而牺牲,使大地终为超人的大地。”【39】
Zarathustra自认是闪电即超人的宣告者,而“最可蔑视的东西:就是最后的人( der letzte Mensch)。”【42】最后的人(the last man)使得一切都变小,视以前的世代为疯狂,自己则发明了幸福,“"我们已发明了幸福" 最后的人说,并眨巴着眼。”【44】但是听众都希望做最后的人。

這一章里,對我影響最深的一句話是:

人類之偉大處,正在它是一座橋而不是一個目的。人類之可愛處,正在它是一個過程與一個沒落。我愛那些只知道為生活而沒落的生活的人。因為他們是跨過橋者。

因為這讓我對我的人生有了一個重新的思考。我的人生不是千百個目的,也不是無盡的追求未曾得到的東西,而是去享受我做的每一件事情的每一分鐘。不管是享受痛苦,還是享受快樂,這都是我作為人類能夠體會到的最偉大的事情。我能夠在我做事情的時候,跳脫出我的自身,從更高的角度去體會我現在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我所发生的事情,不管好與壞,都是我所追求的生活的過程,我永遠是在過著橋。最後的結局既然都是沒落,那我就應該在“沒落”之前,盡所能去走過那段有盡的橋。

尼采对我影响一直很深刻,所以我对一切事物保持着一颗怀疑的心态,并且努力让自己去超越自己,去挑战自己原有的价值观,让自己永远前行。

 四、

  如果说尼采只是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循环而非终有竟日的,人类对掌控一切,至少是知晓一切的努力纯属徒劳,那么恐怕尼采思想的价值就要打上很大的一个折扣。这样的思想,佛家的六道轮回、印度教的荒墟说,这些历经数千年的思想体系,都比尼采要来的完善。而之后的博尔赫斯(Jorge.Luis.Borges)则从数学的角度证明了在穷尽一切可能性之后,历史的轮回是必然。相比之下,尼采的言论更像是一个不善言谈者的呓语而并非一种哲学理论。

  然而宗教是建立在对神的服从上的,而现在,上帝已经死了,而人类却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地走着西绪福斯的道路,这个时候,我们难道真的只是在历史的道路上做着无用功直到灭亡的那一天么?

  在尼采的理解中,这是因为,人类,“无论是最伟大的还是最渺小的,我看到他们都赤身裸体——他们都还太人性了。”尼采认为,歌德是最接近他超人理想的人物。“他追求的是整体性;他反对理性、感性、情感和意志的分裂,他使自己契合整体性,他创造了他自己。”(《偶像的黄昏》)

  如果说从他对歌德的评价当中,看很难理清他对超人的定义,那么,《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当中,对于超人的定义就相当明显了。

“人类创造了目的与意义,直到如今,我们曾有一千个目的,因为有一千个民族。但是套在一千个项颈上的锁链还没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目的还没有。人类还没有目的呢。”

  查拉图斯特拉(尼采)把确定和发展这个第一无二的目的作为自己的任务,如是,超人的观念便成型了:“超人是大地的目的。”人类必须被超越,他们处在非人和超人之间。人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们既能够超越也能够堕落。“人的价值不在于我们是什么,而在于我们能够成为什么。”于是,为了向超人进化,我们必须根除所有人性,尤其是太人性的特质。

  五、

  关于如何去达成超人,尼采并没有给出具有操作性的建议。他只在《善恶之彼岸》》(Jenseits von Gut und Böse. Vorspiel einer Philosophie der Zukunft)里告诉我们,强大而独立的个体总是会因为奴隶道德而屈服,进而被转化。因而这个世界的强者不过是在弱者的体系内得到承认的奴隶而已。尽管,这个社会不能容忍少部分人凌驾于规则之上,进而破坏大多数人的生活。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怎样的道德体系,适用的的总是占据大多数的芸芸众生,而能更好地推动这个世界的天才却往往不能适应于普适性的社会规则。如是,如何达成超人,也就更加令人困惑。

如我们所知,共产主义的一项基本原则就是消灭私有制,当每个人都无法脱离开对社会的促进而私利的时候,或许人们就会脱离开对个人利益的执念,进而将全身心投入到应为而并非欲为的事物当中。尽管连马克思自己都承认达成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就是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令二十世纪的理想主义者们纷纷为之报效奋斗。

  然而,又一次然而,这条我们至今仍信奉的道路真否能够真正地让我们超越自己?作为这项疑问的试验田,苏联、中国的数亿民众已经在各种急进的政策中遭受了苦难,还有更加不为所知的,比如波尔切特的红色高棉,是如何以自己祖国的2/3人口为代价,证明了理想的破灭。

“战争即和平,奴役即自由,无知即力量。”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用辛辣的笔触预言了全民超人梦想的破灭。在小说当中,对人性的反溯和颂扬成为了主题。在近六十年后,我们发现了奥威尔所预言的事物当中有近四分之三成为了现实。这告诉我们,我们无法脱离人性而建立起一个美丽新世界,于是共产主义的梦想,成为了历史的惨笑。

  这恐怕也就是为什么,一如本文之初,尼采在都灵的街头,会抱着马颈痛哭的原因——与禽兽相比,我们对欲望的克制并不怎么高明。我们危垂在悬崖的索桥上,等待我们的,不是远方,便是死亡。

0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