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 6.8分
读书笔记 第3页
时光
P3 迈克尔-雷比格提到过的、制作人与观众的契约:“纪录片这一年轻的艺术形式中没有规则,只有一系列的决定:决定你的底线在哪里,决定怎样遵守你将与观众订立的契约。”
P5 纪录片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可信赖性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因为这些特质正是我们看重纪录片真正的,独一无二的原因。
P6 纪录片是塑造现实的重要传播手段,因为它宣扬自己的真实性。
P28 没有人能通过回避形式选择来解决与真实有关的道德难题,也没有哪种表现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制作人与观众之间的相互坦诚才是最本质的。如果制作人更加明确自己采取某种形式技巧的目的,并且在尊重所表现的现实的基础上,追求更精湛的表现形式,他们就能增进与观众之间的互信。
P84 没有一部纪录片是展现现实的透明窗户,所有的意义之所以产生,背后都有其推动力。
国家对公民运用的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权力和权威,其宣传常常是其镇压工具中的一种。相反,在一个开明的社会里,民间团体对于自身目标的宣传,被认为有益于建设一个活跃的公共领域。……用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 的话说:不良言论的纠正办法是更多的言论。
P99 所有的历史都是为当下的人写的,为他们呈现一种东西,历史学家把这种东西叫做“可利用的过去”——这个关于过去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对自己的理解。历史也总是在它之前的历史的基础上写成的——有的时候是对之前的否定,有的时候是加强,有的时候则是提出原来历史中没有写过的东西。
P103 人物传记片——一种特殊的历史纪录片——醒目地展现了一种方法选择,证明了所有的历史作品都是一种阐释。
P115 每一部历史纪录片都诞生于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框架中,最起码在给观众看之前,制作人应当了解这一意识形态。
P116 民族志纪录片是站在某一文化的外部,对其内部略窥一斑。纪录片制作人和影片表现对象之间的关系,在民族志影片中显得尤其突出,因为影片表现对象和制作人比起来,常常在社会权力上处于弱势地位,拥有较少的媒体表达手段。
P123 让-鲁什:“纪录片和故事片之间几乎不存在界线。电影这一具有双重特点的艺术,已经是真实世界和想象世界的桥梁。而民族志这一针对他者的思维系统的科学,更是从一个思维宇宙到另一个思维宇宙之间的永恒交点。这就像杂技体操,很容易一不小心失去平衡,而这只是最小的风险而已。”“电影是唯一的方式,可以让别人知道我怎样看待它。““正是由于得到了反馈,人类学家才不再像昆虫学家那样观察自己的研究对象(对其俯视),而是认为其促进了相互理解(从而获得尊严)”
P124 戴维-麦克杜格尔声称他想要“使纪录片成为与现实世界互动的领地,让纪录片积极地直面现实,并在此过程中靠自身力量成为一种探索方式。”
P127 属于主流文化的人常常担心媒体制作给原住民文化带来的影响。原住民纪录片制作人和激进主义者常常觉得这种担忧不可理喻,或者简直带有侮辱意味。主流文化的这种担忧之所以产生,经常是由于它将传统文化看作静止不变的事物,而没有认识到其作为灵活的上层建筑,会随着新信息的到来拥有新的形式。
P139 纪录片这一影片类型宣扬真实性,同时又需要对它所想要分享的现实作出甄选和再现,正是这样一种冲突关系定义了纪录片。纪录片是一系列的选择——关于主题、表现形式、视角、故事情节和目标观众的选择。 纪录片永远是对现实的再现而不是直接表现。

0
《纪录片》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