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龙传3 7.8分
读书笔记 第16页
nevering
“如果你说的话是堂堂正正的,就没有必要采用匿名方式了!堂堂正正地写上自己的住址和姓名,根据某些可以证明内容的资料,诚恳地陈述一番意见岂不更好?”
“说什么蠢话!如果写上自己的住址和姓名,不就要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了吗?亏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连这一点都不明白。”
“可是,对自己所说的话和所写的事负责到底是天经地义的啊!”
“你呀。你对我的所作所为有意见是吗?我只不过是在行使我的言论自由权罢了。”
“你还好意思说言论自由!所谓的言论自由,是一种光明磊落陈述自己的意见的权利,用匿名方式写些让人讨厌的信件才不叫言论自由呢。这不是太卑鄙了吗?”
“什么叫卑鄙?这是警告,是天谴。我要让那些有危险思想的人知道正义的怒吼。”
“如果你那么有自信自己是正确的,可以大大方方地亮出自己的身份嘛!而且你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和那些人辩论!”
“你讲什么蠢话?为什么我要和他们辩论!我一定会输的,如果不能把自己放在安全的地方,又不能中伤对方的,那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堂堂正正地辩论,结果我被对方伤害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与此对应的一段:

这种人最溺爱自己,自己必须绝对安全,连一根小指头也不能受伤。在确保自己的安全性,反复确认对方没有抵抗的能力之后,他们才会施以暴力。在没有确认自己不会受责罚、不会遭到抵抗的情况下,他们什么事都不会做。对自己的卑劣与丑恶,他们完全不会自觉到。

无论是语言上的施暴者还是身体上的施暴者,都有共同之处。

0
《创龙传3》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